標題: 淨宗十三祖略傳 - 九祖北天目靈峰蕅益大師
Jill (彌陀山莊)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華 48
積分 25354
帖子 1560
積分 16870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8-10-19
 
發表於 2009-3-1 22:44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本站新網將完成,舊網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到新彌陀山莊給予建議,阿彌陀佛 !
淨宗十三祖略傳 - 九祖北天目靈峰蕅益大師

九祖北天目靈峰蕅益大師


   蕅益大師(公元1599~1655年),名智旭,號西有,別號八不道人。自云:「古者有儒有禪有律有教,道人既蹴然不敢。今亦有儒有禪有律有教,道人又 艴然不屑。故名八不也。」俗姓鍾,江蘇吳縣人。父親歧仲,十年持念大悲咒以祈子,母親金氏夢觀音菩薩抱兒授之而生大師。大師七歲即茹素,十二歲讀儒書,以 傳千古聖學為己任,誓滅佛老二教。開葷酒,作《闢佛論》數十篇。十七歲時閱讀蓮池大師的《自知錄序》與《竹窗隨筆》,幡然認識到以前的錯謬,將所著的《辟佛論》付之一炬。二十歲,註解《論語》,注至「天下歸仁」文句時,不能下筆,廢寢忘餐三晝夜,大悟孔顏心法。其年冬,父親亡故,讀《地藏菩薩本願經》,發 出世心,每日持誦佛名,盡焚文稿二千餘篇。二十三歲時,聽一法師講《首楞嚴經》中的「世界在空,空生大覺」,心生疑團:為何有這樣的大覺,竟如此推崇空 界?悶絕無措,自感昏沉散亂頗重,功夫不能相續,遂於佛像前發四十八願,決意出家,體究大事。


  二十四歲時,夢中禮拜憨山大師,懇請上乘佛法。時憨山大師在曹溪,不能往從,乃從憨山大師門人雪嶺法師出家,命名智旭。


   二十五歲時,入徑山坐禪參究。第二年夏天,用功到極處,身心世界,忽然消殞。因而了知這個身體,從無始劫來,當處出生,隨處滅盡,只是堅固妄想所現的影 子,剎那剎那,念念不住,的確不是從父母生的。這時,一切經論,一切公案,無不現前,無不通達。久之,則胸次空空,不復留一字註腳。越一年,受比丘菩薩 戒,遍閱律藏。


  二十八歲時,母親病篤,四刲肱不救,痛切肺肝,喪葬盡禮,誓住深山,掩關修道。關中大病,乃以參禪功夫,求生西方淨土。爾後,多次結壇閉關念佛或持往生咒,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大師身體力行,廣學專弘,扭轉當時輕視淨土之勢,蓮風一時大振。


   大師曾就宗賢首、天台、慈恩,還是自立宗旨的問題,作四鬮問佛。頻拈,得天台鬮。由於當世天台宗與禪宗、賢首、慈恩,各執門庭,不能和合,於是究心台 部,而不肯為台家子孫。大師曾云:「余二十三歲,即苦志參禪,今輒自稱私淑天台者,深痛我禪門之病,非台宗不能救耳。奈何台家子孫,猶固拒我禪宗,豈智者 大師本意哉!」


  大師回答弟子恭請心要之問,答云:心要莫若念佛。判言念佛法門乃總持一切的妙法。其《示 念佛法門》云:「豈知念得阿彌陀佛熟,三藏十二部極則教理,都在里許;千七百公案向上機關亦在里許;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三聚淨戒,亦在里許。真能念佛, 放下身心世界,即大佈施;真能念 佛,不復起貪瞋癡,即大持戒;真能念佛,不計是非人我,即大忍辱;真能念佛,不稍間斷夾雜,即大精進;真能念佛,不復妄想馳逐,即大禪定;真能念佛,不為 他歧所惑,即大智慧。」晚年《自像贊》云:「不參禪,不學教,彌陀一句真心要。不談玄,不說妙,數珠一串真風調。由他譏,任他笑,念不沉兮亦不掉。晝夜稱 名誓弗忘,專待慈尊光裡召。懸知蓮萼已標名,請君同上慈悲舴。」


  大師目睹當時律學多偽,禪徒空腹高心,不重視戒律,遂以弘律自任。撰述《毗尼集要》、《梵網合注》。大師律解雖精,而自謂「煩惱習強,躬行多玷,故誓不為和尚」。「三業未淨,謬有知律之名,名過於實」,引為「生平之恥。」


   大師五十歲時,一日對成時師說:「吾昔年念念思復比丘戒法,邇年念念求西方耳。」成時師大駭,謂何不力復佛世芳規耶?久之,始知師在家發大菩提願以為之 本,出家一意宗乘,徑山大悟後,徹見近世禪者之病,在絕無正知見,非在多知見。在不尊重波羅提木叉,非在著戒相也。故抹倒禪之一字,力以戒教匡救,尤志求 五比丘如法共住,令正法重興。後決不可得,遂一意西馳。冀乘本願輪,仗諸佛力,再來與拔。至於隨時著述,竭力講演,皆聊與有緣下圓頓種,非法界眾生一時成 佛,直下相應,太平無事之初志矣。


  大師因讀《地藏菩薩本願經》發出世心,故其一生對地藏經法極為推重,後一度於九華山專 修,禮地藏菩薩 塔,鑄地藏菩薩像,結百日壇,持地藏菩薩滅定業真言五百萬遍。大師三十三歲那年冬季,溫陵徐雨海居士向大師說及妙典《占察善惡業報經》。大師立刻派人專程 前往雲棲請得經本,一展讀之,悲欣交集,特撰《讀持回向偈》以記之。從此尤屬意於《占察經》與占察懺法,且云:「此經誠末世救病神丹,不可不急流通」。


   三十五歲時,大師自念再三翻讀律藏,深知時弊多端,不忍隨俗淆訛,共蝕如來正法。故依占察木輪相法及懺悔清淨法,作八鬮,並燃香十炷,一夏持咒加被。至 自恣日,更燃頂香六炷,撰《自恣日拈鬮文》,遂拈得菩薩沙彌鬮。便於此年七月十五日正式退為菩薩沙彌,遂發心禮占察懺法,是年冬作《占察行法》一卷。


   四十六歲時,大師因屢經精勤行懺,不得清淨輪相,故決心再捨沙彌菩薩戒,退作但三歸依人。又發勇猛決定心,誓閉死關,定復清淨輪相。是年,大師作《與了 因及一切緇素書》,文云:「宋儒云:才過德者不祥,名過實者有殃,文過質者莫之與長。旭一人犯此三病,無怪久滯凡地不登聖階也。旭十二、三時,因任道學而 謗三寶,此應墮無間獄,彌陀四十八願所不收。善根未殞,密承觀音、地藏二大士力,轉疑得信,轉邪歸正。二十年來力弘正法,冀消謗法之罪。奈煩惱深厚,於諸 戒品說不能行。癸酉中元拈鬮,退作菩薩沙彌。蓋以為今比丘則有餘,為古沙彌則不足,寧捨有餘企不足也。夙障深重,病魔相纏,從此為九華之隱,以為可終身 矣。半年餘,又漸流布。浸假而新安、而閩地、而苕城居檇李留都,虛名無益,實德益荒。今夏感兩番奇疾,求死不得。平日慧解雖了了,實不曾得大受用。且如 《占察行法》一書,細玩精思,方敢遵古式述成。仔細簡點,並無違背經宗。乃西湖禮四七不得清淨輪相,去年禮二七不得,今入山禮一七又一日仍不得。禮懺時, 煩惱習氣現起更覺異常。故發決定心,盡捨菩薩沙彌所有淨戒,作一但三歸弟子。待了因進山,作千日關房,邀佛菩薩慈悲拔濟。不然者,寧粉此骨於關中矣。」


  自退作但三歸人以來,大師勤禮千佛、萬佛及占察行法,終於在第二年(四十七歲)元旦獲清淨輪相,得比丘戒。


   大師三十七歲時夏初講演《占察經》,即有作疏之願,奈病冗交沓,弗克如願。五十二歲時,結夏北天目,究心毗尼,念末世欲得淨戒,捨占察輪相之法,更無別 途。六月,述《占察善惡業報經疏》。大師《刻占察行法助緣疏》力贊此經云:「此《占察善惡業報經》,誠末世多障者之第一津梁也。堅淨信菩薩慇勤勸請,釋迦 牟尼佛珍重付囑。三根普利,四悉咸周,無障不除,無疑不破。三種輪相全依理以成事,故可即事達理。二種觀道全即事而入理,未嘗執理廢事。又復詳陳懺法,即 取相即無生,初無歧指。開示稱名,觀法身觀己身,頓同一致。乃至善安慰說,種種巧便不違實理。此二卷經,已收括一代時教之大綱,提挈性、相、禪宗之要領, 曲盡佛祖為人之婆心矣。」


  五十七歲時,大師示疾,遺命身體火化,屑骨和粉,分施水陸禽魚,以結往生西方之緣。跏趺而坐,面西念佛,舉手而逝。


   該歲元旦有偈云:「爆竹聲傳幽谷春,蒼松翠竹總維新。泉從龍樹味如蜜,石鎮雄峰苔似鱗。課續三時接蓮漏,論開百部擬天親。況兼已結東林社,同志無非法藏 臣。」「法藏當年願力宏,於今曠劫有同行。歲朝選佛歸圓覺,月夜傳燈顯性明。萬竹並沾新令早,千梅已露舊芳英。諸仁應信吾無隱,快與高賢繼宿盟。」又上年 曾寄錢牧齋書云:「今夏兩番大病垂死,季秋閱藏方竟,仲冬一病更甚,七晝夜不能坐臥,不能飲食,不可療治,無術分解,唯痛哭稱佛菩薩名字,求生淨土而已。 具縛凡夫損己利人,人未必利,己之受害如此。平日實唯在心性上用力,尚不得力,況僅從文字上用力者哉?出生死,成菩提,殊非易事,非丈室誰知此實語也。」 以身說法,感人至深。


  圓寂三年後,門人如法荼毗。啟龕,見大師趺坐巍然,發長覆耳,面貌如生。火化後,牙齒俱不壞。門徒不忍遵從遺命,便奉靈骨,建塔於靈峰。


   大師其學兼通博涉,其行之苦急嚴峻,誠為末法時代第一大善知識。他注重行解相資,一生精進修行之餘,前後閱律三遍,大乘經兩遍,小乘經及大小論、兩土撰 述各一遍。著述宏富,凡四十餘種。淨宗著述主要有《彌陀要解》、《靈峰宗論》以及大師親選的《淨土十要》等,都是淨宗修學的經典之作。其《彌陀要解》尤獨 步千古,深契佛心。並撰《閱藏知津》、《法海觀瀾》二書,用作後世眾生涉獵佛典之指南。其律學著述有《毗尼事義集要》和《梵網合注》等。


   大師《病間偶成》詩有「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畢竟付何人」之句,表明大師雖自謙是煩惑未斷的凡夫,然則大徹大悟,知見與佛齊等。其諸著述言說,皆可考諸 佛祖而俟百世,故堪作末法之慧炬,導引眾生出離生死苦海。大師的身行垂范與著述,契理契機,於今末世更能感受其救拔眾生的無盡悲心及偉力。


  贊云:

幼即信佛,隨母禮誦。入塾宗宋遂放縱,讀竹窗自訟。力弘大乘,冀同出陷阱。

宗乘教義兩融通,所悟與佛無異同。惑業未斷猶壞器,經雨則化棄前功。

由此力修念佛行,決欲現生出樊籠。苦口切勸學道者,生西方可繼大雄。






  
             嗡嘛呢 唄咩吽        
頂部



本站資源,歡迎引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彌陀山莊 - 專門弘揚彌陀淨土法門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