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近代往生隨聞錄 - 往生男居士
Jill (彌陀山莊)





UID 2
精華 48
積分 25354
帖子 1560
積分 16870
閱讀權限
註冊 2008-10-19
 
發表於 2009-2-6 16:49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近代往生隨聞錄 - 往生男居士

近代往生隨聞錄 往生男居士

 

范古農

 

范 古農,號寄東,浙江嘉興月河裡人。父文質先生,以耕讀世其家。古農幼穎悟。年十五,以冠軍入泮。十八,肄業於上海南洋公學,輒冠其儕。嘗負笈於杭州求是書 院。同學有蔣百器者,其父智由,辦日報於天律,恆以東西哲學誨百器,且盛讚佛理之獨勝。古農由是始知佛教。初閱『圓覺經直解』,雖未能盡解其義,而心殊好 之。時習『幾何原本』,其書按語有云:『學此書者,但當依照所定之理,解決問題,切不可懷疑,亦不可杜撰。』因悟讀佛經,亦當如是。信受佛語,不可妄解, 不可懷疑。弱冠娶妻戚瑾良。旋創毓秀女學,開嘉興女子學校之先河。年二十七,赴日本,留學東京。從桂伯華、章太炎諸先生游,獲聞楞伽、唯識。於書肆得《大 乘起信論直解》及《義記》讀之,信仰益堅。二十九歲歸國,任浙江省立第二中學校長,課餘輒披覽佛書。翌年,往平湖報本寺,聽華山法師講彌陀經疏鈔。民國肇 元,於故里設佛學研究會,自任講師。青年學子,向化殊眾。每屬寒暑假,則弘法於滬、杭、松、紹。法音遠播,各方景從,江浙佛團林立矣。一九一七年,受歸戒 於寧波觀宗寺諦閒法師,法名幻修。一九二九年一月,受上海佛學書局聘任總編輯,兼主佛學半月刊之『佛學問答』欄。凡有質疑,如鼓應桴,剖析精允,問者靡不 悅服。自是法緣遍海內外。一九三五年四月,上海緇素組織佛教日報社,推古農主筆政,歷時三載。旋以抗日戰事,日報輟刊。赴天目山,住禪源寺七閱月。棲身林 壑,專志淨業。嗣返上海,於省心蓮社講大乘起信論,設佛學講習會,開演淨土三經及往生論。繼化法相,宣講唯識三十頌、成唯識論等。古農解宗法相,行歸淨 土。三十四年,返嘉興,時年已六十五,垂垂老矣。然猶不辭勞倦,數數赴平湖、松江、蘇州各地說法。憫故里失學兒童,特舍宅為范氏小學,以培育之。三十七 年,上海諸道侶,懷念古農,如子失乳,翹慕至殷,乃迎之來滬,止省心蓮社。爾時古農已須發皆白,顧精神殊矍鑠,弘法之志,老而彌切。復創『法相學社』,闡 演法相唯識諸論。世界佛教居士林改組,被推為六屆林長。一九五一年春,講《顯揚聖教論》畢,翌日三月二十二日,示微疾。四月十二日(農曆三月初七日),逝 於醫院。臨終神志清明,念佛不輟,一笑化去。閱十日荼毗,安靈骨於靈巖山。距生於清光緒七年十月十日,壽七十一。古農博通三藏,致力弘法達四十年。獎掖後 進,如恐不及。悲心深切,並世所希。著有釋尊傳、大乘空義集要、八識規矩頌貫珠解、法相學課本、成唯識論科判、往生論注擷、生日紀念、佛學答問、幻庵文集 等行於世。

 

江味農

 

江 味農,名忠業,法名妙煦。於其所著書中,或署幻住,或署勝觀。江蘇江寧淩閣村人。祖父樂峰,仕於鄂,遂家焉。農幼時,即隨其祖持誦金剛經,終身未嘗少輟。 父鍂吾,宦游數十年,歷贛至蜀,農皆隨侍贊襄。光緒壬寅,農舉於鄉,養志承歡,不樂仕進。辛亥秋,至上海。父喪,於哀毀中,乘機勸其母郭,長齋念佛。時北 五省旱災慘重,農受簡照南之托,攜款北上,參加佛教籌賑會,放款十萬,全活甚眾。庚申回滬,其母示疾,農為誦大悲咒,並令家人虔誦佛號加持之。其母臨終, 起坐向西合掌,念佛而逝。農以此信念愈堅。與簡照南、玉階昆仲創辦功德林佛經流通處於上海,搜集南北刻經處及各名山刻印經籍,流通全國,弘布佛法。辛酉 夏,上海南園諸居士發起講經會,農獻議,請諦閒法師講大乘止觀。農每日筆記,於幽深微妙之處,曲折譬喻,以說明之,名曰『述記』。乙丑夏,白普仁尊者南 來,主持金光明法會,公推農襄助宣揚,於是由滬而杭而湘而鄂而寧,輾轉數千里,躬親會務,條理井然。己巳秋,應閩中善信請,赴福州宣說佛法,三月始歸。庚 午秋,在滬開講『大乘止觀述記』,逾年方畢。省心蓮社成立,被推為社長。以此常在社中開講大乘經典,並領導社員念佛禮懺。甲戌夏,開講金剛經,法會圓滿, 成講義三厚冊。戊寅(一九三八年)首夏,示疾,胃納不舒。有友問疾,農云:『一過黃梅,病當霍然。』其弟子等在隔室佛堂,為之念佛,終日佛號不斷。農亦安 臥默念,神志極清。至舊歷五月中旬,疾微增,臥床不起,而神志愈清。十八日之夕,自云:『金光遍照,佛來接引。』乃邀集諸道友,唯蔡濟平因事至十二時方 至,農猶詔之曰:『修持以『普賢行願品』為最要。』遂合掌不復語,於道友及家屬佛號聲中,端坐而逝。壽六十有七。

 

許止淨

 

許 止淨,名業笏,江西彭澤人。清光緒甲辰翰林。住館八年,光復後即隱居。一九一七年,歸心學佛,專志淨土。於一九二二年,赴普陀朝禮大士,並謁印光大師求皈 依,法名止淨。始持長齋。發心編寫『觀世音菩薩本跡感應頌』、『歷史感應統記』、『佛學救劫編』三書,次第完成流通,凡具正知見之緇素,皆歎其佛理高深, 文學精粹。一九三六年,再求印公為授菩薩戒。止淨雖博通經教,而全同愚夫愚婦,老實念佛,求生淨土。逢僧必拜,見佛必禮。止淨體弱多病。一九三八年五月, 避難廬山牯嶺黃龍寺,因疾奄臥。至閏七月,病勢略瘥。九月初一日,招同居寺中之姚半僧至前,以後事相托。繼則莞爾曰:『今早夢見佛來,遍身瓔珞,相好光 明。向我道:我來看汝。我即禮拜。少頃夢醒。毋乃世尊慈悲,特來安慰我耶?若更得示現接引,令我帶業往生,則大幸矣!』語已即合掌曰:『西方再見!』自是 不復出聲,唯專心默念佛號。至初三早晨七時,安祥西歸。通身冷透,頭頂猶溫。入龕時,遍身柔軟如棉,儼若老僧入定狀。面色光澤,逾於平時。正所謂諸根悅 豫,正念分明,捨報安祥,如入禪定。遺體留寺念佛七日,依法火化,骨灰留存黃龍寺。壽六十有三。

 

夏蓮居

 

夏 蓮居,少志學,博貫群籍。窮研理性,兼擅眾藝。中年潛修內典。由宗而教,由顯而密,圓融無礙,會歸淨土。乙丑,軍閥張宗昌督魯時,以莫須有之罪相加,籍沒 家產,下令通緝,乃避禍東瀛。逾年歸來,掩關津門。丈室唯供彌陀像,一心虔持聖號,冥心絕慮,專精行道。歷十載。感應道交,瑞征屢見,見佛見光,從不示 人。有詩云:『一卷六字經,轉破十年暗。人云我念佛,我說是佛念。迷雲陳霧重重過,瞥見澄潭月影圓。』九·一八事變爆發,國難方殷。北京緇素一再堅請,乃 來京卜居鼓樓之側。銳志潛修,盡心弘化,廣贊大乘,宣揚淨宗,誨人不倦,數十年如一日。求道問學者,日盈於庭。獲沾法益者,不可勝已。或明心見性,或生脫 立亡,或往生現瑞,或捨俗出家。至於聞教啟信,洗心向善者,更僕難數。乙巳仲冬,年八十有三。一日謂人曰:『余大事已辦,決捨濁世矣!』於時精神奕奕。開 示法要,及修持所現境界,多為平素未曾道及者。旬日後,示微疾。夜間家人侍側,聞其念佛相繼。忽聞歷聲一唱,驚視之,即於此一句萬德洪名聲中,安祥往生 矣。正念分明,說行便行。入彌陀願海,為學人楷模,信乎!有關中念佛詩若干首傳世。

 

陳無我

 

陳 無我,號法香,居上海,原籍錢塘。曾任『太平洋報』、『民國日報』等編輯。邃於國學。創辦新世界新聞社,自任社長。陳白虛居士導之信佛。閱『護生畫集』, 即立志茹素。為弘揚佛法,開辦大法輪書局,流通佛學書籍。並編印『覺有情』月刊。月刊內容充實,生動活潑,稿件剪裁,無我親任之。出版十餘載,訂戶遍國內 外。並編著『皆大歡喜』、『奇夢輪迴』等書,皆契理契機之作,深為讀者所喜。年四十二喪妻,不復續娶。無我篤信淨土,嘗謂其友竇存我言:『曾閱中峰國師'三時繫念』,殊感得力。』每日雞鳴即起,禮誦甚勤,處世接物,誠實待人,藹然長者。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三日,因病念佛而寂,壽八十四。子心純,號念慈,亦精佛法,著有『念慈筆談』。篤志淨土,體弱先逝。

 

張大朗

 

張 大朗,安徽懷遠大潘村人。不識字,事母甚孝,業石匠。從邑人徐本孝受念佛法門,其妻竭力阻止,不為動。未幾,妻死,乃一意精進,晝夜禮念,不稍休。行之七 載。一九二○年,中秋節將屆,示微疾。謂其母曰:『吾去後,定先來度母,勿悲也。』其母固茹素念佛,亦勉其子:『一心念佛,以求往生。』八月十三日正午, 囑其弟根朗曰:『你以後要好好侍奉老母,我馬上要去了。西方天樂來迎,你聽見麼?』說畢,焚香趺坐,合掌而疾。斯 時,空中天樂忽鳴,似有小喇叭,其聲悅耳,不可言狀。天樂響外,有二燈如碗大,晃爍蕩漾,大眾共見,歷一時許始隱。當時村外人皆聞大潘村上空天樂聲音,來 觀者數百人。但一入村,則又無聲,而本村人仍聞天樂。觀者無不感歎。時大朗年三十歲。後數年,其母臥病,謂人曰:『吾兒大朗來迎吾去矣!』遂逝。安徽余椒 縣大馬廠王昆儒,以大朗事函告印光大師。師覆示云:『張石匠之事,即如此稀奇,其地必有認真念佛之士,當去打聽的確,以資起信。』王昆儒遂函懷遠探問,得 該村潘渭生、胡嘉春、鄭廣義、潘復義四先生復書,證明為彼等所共見親聞,確實無訛。張石匠目不識丁之人耳,一聞念佛法門,即便信受奉行,雖遭磨折,志不為 餒。信願行三,資糧具足。七載勤修,便離火宅。下手易而成功速,彌信淨土法門之契機也。

 

周紫珊

 

周 紫珊,名毓英,江西吉安巨商周扶九之長孫。幼失怙侍,由祖母譚太夫人撫養成人。紫珊賦性聰慧,好學敏求,仁慈和藹,虛懷如谷。生長豪富之家,絕無驕奢習 氣。居官為政,以忠直見稱。同寅親友,以至婢僕,或有違逆,從無疾言厲色。迨致仕歸隱,杜門養晦。偶閱內典,即知佛法為世間一切諸法之根本,福利社會,普 度眾生,胥賴乎是。於是即皈依諦閒法師,法名智藏。從此長齋念佛,戒殺護生,淡泊自奉。親友告貸,不厭頻繁。濟人饑寒,率為常事。一切善舉,慷慨助成。所 行世善,悉以大菩提心,回向西方。一九三二年歲次壬申,值知命之年。四月初八,適逢釋尊聖誕。早晨七時,稍示微疾。覺腰背疼痛,令人徐拍,以求輕快。己則 跏趺向西,專心稱念阿彌陀佛,聲音清亮。久之,聲漸低,溘然長逝矣。拍背之人,以其良久寂然無聲,乃探其鼻息,知已捨報往生。異香滿室,五日始散。

 

傅春浦

 

傅 春浦,名川,江西清江縣東郭村人。幼失怙,母聶太夫人苦節教養。習法政巡警學,歷充縣署科員校長等職。母夙奉觀音大士,茹素念佛。一九二八年,因母病,發 願朝普陀,母病旋愈。遂於一九三一年九月,至普陀還願。禮梵音洞,感菩薩示現白衣持淨瓶楊枝相。復求明宿命。見一頭陀,衣服襤褸。乃悟輪迴非虛。謁印光大 師於蘇州報國寺,始聞淨宗法要。從此信願念佛,精進不懈。並皈依德森法師,法名禪川。一九三三年,充鹿江念佛林宣講主任,誘掖勸導,從者甚眾。家道素寒, 體弱善病。是年春,夢觀音菩薩示語,期在七月。迨盂蘭盆會後,遂抱病,一心念佛,忘其所苦。二十三日,戚友為助念,已瞑,逾時復甦。請大仁法師來,托以荼 毗事。二十六日,復綿惙,家人環泣。居士笑止之曰:『何泣為?當於地藏菩薩聖誕之日西歸。』至時,端坐椅中,結彌陀印,凝視佛相,安然而逝。遍體冷透,頂 門獨溫,面容妍澤,有逾生平。閏七月初二日,樟樹鎮通慧寺住持大松和尚及大仁師至,為其料理入龕,趺坐合掌,宛如生人。先日大風雨,迨子時舉火,天忽光 明,異香馥郁,非蘭非檀。白光一道,自龕出,向西而去。春秋四十有八。

 

貝祖善

 

貝 祖善,字幼偉,蘇州人。性穎悟,事母孝。母目盲,為之舐目以明。其姐于歸嚴氏,夫婦俱早亡,遺一子二女,幼弱無依。祖善悉為撫養成人,並培植至高等學校卒 業。其餘昆仲及親友中,若有急難,每傾囊相助,無吝色。壯歲浮沉宦海,曾任南京電廠廠長,及宋子文機要秘書、海關總監等職。四十餘歲時,因與當道意見相 左,遂引退家居,留意身心性命之學。初習道家吐納導引之術,後學密宗。年近知命,始從知識得聞淨土持名法門,大喜踴躍,慶得歸宿,盡棄前之所學。一句彌 陀,專精持念。雖遠客相訪,或有要事,必待淨課完畢,方出酬答。一九三六年秋,忽患疾病。知淨土緣熟,即預先安排臨終諸事。因恐其妻世愛深重,難免哭泣, 早使別居一室,不令知情。除約道友數人,主持助念等事外,僅留長女聿罅一人,在旁服侍,並切囑家人:『不許哭泣喧擾。逝世後八小時內,不得觸動身體。一切 須照『飭終津梁』書中規定辦理。』其餘親友及家中子女,均摒絕不見。一心念佛,決志往生。當疾篤時,聯襟趙君往視疾,見其病重,不覺淚下。祖善反笑而慰之 曰:『爾我平時念佛修持淨土,正為今日往生,此乃大喜慶事,豈可效世俗兒女之態乎?』病中始終神智清朗。至九月十二日亥時,於床上合掌跏趺,念佛而逝。壽 五十二歲。

 

聶雲生

 

聶 雲生,名傳曾,江西清江人。幼失怙,由母氏教養,端重好學。光緒甲辰成進士,出仕湖北。旋以伯兄之喪返籍後,被選為省議會議員。克盡言責,不畏權要。未 幾,拂袖歸。生平喜為古文辭,然非有益世道者,絕不苟作。晚年究心內典,取法華、楞嚴、金剛、圓覺諸大乘經,循環持誦,而歸宿於淨土五經。長齋念佛有定 課。歲次丁丑,成立膏雨念佛林。並常至其他念佛林講演,感化甚眾。己卯夏,頻患洩瀉。篤志西歸,不復乞靈藥餌。十月,衰病益甚。自知時至,口授遺囑,延僧 侶戚友,率兒孫輩念佛。漸就綿鎾,猶金剛持。毫無痛苦,正念分明,捨報安祥,如入禪定,儀容若生。雲生生於清同治八年己巳,一九三九年己卯十一月初一日西 歸,世壽七十有一。所著『思補堂詩文日記』,多闡明淨宗教義,藏於家。

 

趙修德

 

趙 修德,河北省邢台城內人。事母至孝,待人以誠,性情淳厚。皈依三寶,嚴持五戒。一九三八年仲冬,其母病篤,全家念佛。母臨終諄囑修德曰:『好生念佛。三年 之內,念佛勿輟。』囑畢,吉祥臥,安祥而逝。三時後,體軟頂熱,面露紅光。修德既遭母喪,一切如禮。且遵母命,三年之內,行住坐臥,念佛不輟。每日雞鳴即 起,至圓照塔下,右繞念佛。行路時,設有擋途瓦石,必踢除乾淨,免礙行人。若逢齋期,必到開元寺佛殿,擊磐燃燈,照應香火。逢人即勸念佛。其勸念佛辭 曰:『念佛吧!念佛吧!極樂世界是咱家。』其持佛號也,至專至勤。其守母命也,惟誠惟謹。迨一九四一年十一月間,屢言:『母命圓滿,吾將歸矣!但因夙業難 逃,須受疼痛之苦。』已而現微疾。疾發時,胸背疼痛,果如所言。一日力疾,到開元寺拜佛。拜畢回家,即閉目合口,不視不語。惟含笑端坐椅上,左手作捻珠念 佛狀,安然化去。歷四小時,頂猶溫暖,異香數日不散。時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初一日也。世壽五十有六。

 

余銘生

 

余 銘生,浙江岱山高亭人,業農,純樸好善。鄉里有糾紛,必出而排解。扶危濟困,成人之美,樂為己任。然不識佛法為云何。其子鼎鏞,青年奉佛,皈依圓瑛法師, 專志淨土,在鄉間創辦佛教居士林,導眾念佛。時銘生雖受薰習,但行持未篤。一九四二年正月廿三日,患微疾。延七日,病轉劇。鼎鏞即組織蓮友率家屬虔誠助 念。經一日夜,病情好轉,神志亦清。鼎鏞善言慰喻,告以念佛往生殊勝之理。銘生恍然領悟,心生歡喜,放下一切,專心念佛。且告眾曰:『為念四字洪名。』眾 從之。二月朔晨,謂子曰:『要理發、沐浴、更衣。』鼎鏞曰:『父能生西否?』答曰:『能!』其語決斷有力。時大眾繼續助念,佛聲不斷。翌日子夜,銘生告眾 人曰:『我已見到阿彌陀佛,手捧蓮花。』言訖,即欲起身作乘蓮台勢,並自擊引磬,高聲稱念佛號。歷一小時,聲漸低,胞弟銘茂等在旁助念。告以:『臨終十 念,決定往生。』銘生又振作精神,合掌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至第八聲,音驟低,氣絕。厲一刻鐘,忽醒,向大眾高聲大笑,連聲說:『我高興極了!』遂安祥 而逝。次日大殮,四肢柔軟,面色紅潤如生。世壽四十有九。

 

朱石僧

 

朱 石僧,名祺。早年皈依諦閒法師,法名顯伽。後又皈依印光法師,法名智睿。父業農。母楊太夫人,樂善好施。石僧幼承庭訓,慈祥誠樸。久任寧滬鐵路吳淞站長等 職。一九二二年,發起成立世界佛教居士林,任副林長。擴建林所大殿及堂寮,奔走規劃,煞費苦心。一九三一年,七·七事變,上海難民甚多,飢寒交迫,石僧商 同道友,籌設佛教濟寒會,竭力救濟。凡寒苦隱貧等眾,切實調查,按月補助。護法濟眾,耗盡心血。晚年因操勞過度,時嬰疾苦。一九四二年古歷十月初八日,靈 巖妙真和尚聞石僧疾篤,特臨病榻,詳切開示。囑其『萬緣放下,提起正念,一心念佛,求生西方。』石僧極為感動,切實奉行。至十一日晨九時,林中道友正在助 念之際,其子永鈞問父:『心中能念佛否?』點頭云:『能!我心早到西方,念佛真不落空。』並索筆書『你父定歸西』數位示之。手掏數珠,唇齒微動,念佛不 輟。至午刻,安祥生西。

 

顧芸卿

 

顧 芸卿,南通小海鎮人。幼失怙,事母甚孝。經商重然諾。辦理地方公益,不辭勞瘁。晚年皈依三寶,專修淨土。禮佛持經,雖嚴寒酷暑,精進不懈。壬午歲殘,患咳 逆。至癸未新正初二日,謂家人曰:『吾終日在竹林中,見諸聖眾,放大光明。與爾等只有三日聚耳!』並誡:逝時,闔家勿哭,應助念送往西方。竟如期坐化。頂 積溫久不散,容顏朗潤。一鄉人士,咸皆感歎。

 

吳離塵

 

吳 離塵,名賓,河南開封人。性爽直,精書畫。從事革命十餘年,足跡遍中國,歷任粵滇顯職。遇同事之有能者,輒以職位相讓,不稍留戀。凡求救濟者,傾囊助之, 毫無吝惜。一九二○年,於昆明遇虛雲禪師,得聞佛法。一九二五年,返開封,遇慈舟律師,受三皈五戒。於是潛心覺道。嗣以家口喪亡,資財散盡,孑然一身,而 年迫桑榆,百感交集。一九三四年,北上燕京,經友人介紹,赴彌勒院,親近真空禪師,參究向上。後以老病,罷參修淨,一心安養。一九四三年中秋前二日,初因 感冒,未甚注意,卒成大病。週身僵強,轉側維艱,飲食便利,在在需人。二十日後,勢更轉劇。當由淨友進問:『爾覺病苦否?』曰:『苦!』問:『吾欲為汝誦 經,汝願聞否?』曰:『願聞!』再問曰:『吾欲為汝念佛,汝喜聽否?』曰:『喜聽!』其友復告之曰:『地藏經之功德,最為廣大。倘爾之壽命不盡,即能消除 夙業,解脫病苦;若爾之壽命已盡,則能助汝往生極樂,蒙佛指引。吾高聲誦之,汝靜心聽之,即可獲得感應矣!』其友即為誦地藏經一遍。當晚,離塵息更微弱。 其友復開示曰:『此身為眾苦之本,應亟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又道:『爾用功多年,專備此時受用。務須提起正念,隨我念佛,一心西馳,了生脫死,在 此片刻,萬不可生第二念也。』時離塵神色清醒,面無苦容,唇齒依磬聲微動。約一時許,唇停息止,安祥而逝。週身俱冷,頭頂尚溫。

 

毛藹堂

 

毛 藹堂,浙江紹興梅袁鄉人。幼肄業於杭洲肇匯織綢廠。廠主器重其人,以女妻之。藹堂深念外舅知遇之恩,殫思竭慮,發展業務。惜有肺疾,經常咯血,體力銳減。 猶奔走滬杭,辛勤營業。性慷慨好施,自奉儉約,布衣蔬食,不以處境豐而稍易其志。抗戰軍興,西遷入蜀。屢經變亂,宿疾復發,養屙於成都大聖慈寺。方丈常恩 法師,諗彼宿植善根,贈以經籍多種,中有印光法師文鈔。藹堂得睹文鈔,如獲奇珍,經常捧讀。嘗曰:『吾於淨土法門,似有宿緣,願終身奉侍之。』未幾,所患 漸瘳。旋赴渝經營舊業,有暇則念佛。一九四四年,年四十一歲,舊歷九月十六日,夙疾陡作,至於失音。乃囑家人助念佛號。並延四僧,日夜輪念。己則隨眾默 念。頻舉其手,以拇指食指相掐。家人初未解其意,繼見其作合掌恭敬狀,始悟欲得念珠。即以授之,則取珠隨口微動而記。十九日,忽能發音。謂:『當於二十一 日往生,因印老已來告我也。』家人等漫應之,未甚措意。是夕,其妻侍坐床側,恍惚中,見其由床坐起,取衣披上,健步出門。怪甚,亦隨之。行及門,則見丈六 佛身,佇立空中,光明熾盛,不可具說。繼見佛垂手接引,挈之以去。一驚而寤。次日,藹堂安適如平時,且能隨眾稱念不稍輟。家人問其所苦,但云:『喉間稍有 不適而已。』延至二十一日下午四時二十分,於大眾念佛聲中,合掌念佛,安祥往生。生西方之夕,常恩法師在方丈室中,已就寢矣,忽見藹堂捧《文鈔》來曰:『 謝師惠贈,獲益匪淺,今特奉還。』法師方欲與語,瞿然驚醒。次日馳書問訊,方知已於先一日西逝矣。

 

樊性念

 

樊 性念,住蘇州閶門外廣濟橋,為戲館案目。中年受同事何桂芳之薰陶,信仰佛法。不久,即皈依印光大師。每逢佛期,常去功德林素菜館三樓佛堂,隨眾念佛。後又 參加閶門內後石子街陳依仁所創設之佛教淨行社。至五十歲時,往西園戒幢寺,受優婆塞戒,即茹素念佛終身。性念一生依靠勞動,維持生活。時存悲心,憫人疾 苦,遇有貧困之輩,恆存救濟之心。己力不及,輒轉向富厚善信,頂禮膜拜,苦口乞施,為人請命。己則藜藿充腸,敝衣遮體而已。一九四五年十月,自知即將往 生,在寢室內打七念佛,求生淨土。並對其媳全福德說:『最好十一月初四日往生,因靈巖印老亦是初四圓寂。』在家人及眾居士助念下,安祥而逝。時為十一月初 四下午七時也。往生數日後,送至靈巖火化。沿途知者,多為合掌致敬。火化後,獲得各色堅固子甚多。

 

胡松年

 

胡 松年,上海人。宅心仁厚,待人接物,和藹可親。以經營絲綢為生。中年後,因聽法師講經,覺世無常,棄其所業,皈依印光大師。從此深信淨土法門,茹素念佛。 抗戰軍興,戰火遍及各地。上海諸寺,紛紛舉辦法會,祈求和平。松年熱心奔走,維護道場,不遺餘力。住覺園法寶館有年,安心辦道,弘法利生。後往蘇州靈巖住 山,隨眾作務,暇則潛心念佛。印公圓寂後,營建塔院,松年贊襄督建,頗著辛勞。往生前夕,示微疾。恍惚間,似聞有人告知『八時往生』,以告妙真和尚。松年 有二子,長子早故,妙真因電其次子來山,告以其父往生時至,亦為摒擋一切。松年則沐浴更衣,趺坐念佛。大眾聞訊,齊來助念。當晚八時已過,眾見其舉動如 常,欲散去。松年曰:『今晚已過,往生當是明晨八時,仍勞各位前來助念。』翌晨,大眾咸集,更番助念。時近八時,見松年趺坐念佛,一如平時。間有不信,舉 以為詢者,松年云:『大勢至菩薩已來接我,但我一定要阿彌陀佛親自來接方去。』出言甫畢,更說:『阿彌陀佛來矣!』一笑闔目而逝,時正鳴鐘八下。是日適值 印公塔院落成週年紀念,到山緇素見者甚眾,無不歎為希有。

 

李廣祥

 

李 廣祥,原籍安徽,世居蘇州倉街一四六號。廣祥秉性忠厚,遭人欺負,惟自省過失,忍不與校。其母皈依三寶,至誠念佛。生三兒,廣祥最幼。受母薰陶,早歸佛 門。十六歲,淨口長齋。二十八歲,娶妻鄒淨明,生有二女。因收入低微,生計十分艱難。安貧樂道,不甚介懷。四十五歲,皈依穹窿山大茅蓬道堅和尚,發心在茅 蓬撞鐘半年,懺悔夙業。在家終日,至誠念佛,從不間斷。一九四八年四月間,六十五歲,忽得半身不遂症。雖在病中,而神志清朗,毫無痛苦。彌留時,妻女隨侍 在側。囑扶起跏趺坐,猶能唇動念佛。不久目瞑,安祥坐脫。

 

孫常權

 

孫 常權,浙江天台人。養屙於赤城山,遇陳海量居士導之歸佛,時年二十。信心純篤,念佛至勤。與邑人朱天寶、袁子平等,創建天台佛教居士林,被推為林長,兼講 師。每月逢九,集眾說法。諄諄善誘,勸人深信因果。嘗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此是明顯確實之事。果從因生,因必有果,人事之因果,非常複雜。若以短淺 之眼光觀察之,不足以窺見因果始終之真相。因果通於三世,不局於一生。今生所受的果,是前生造的因,而今生所造的因,有的卻待來生去受報。經云:『欲知前 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作善因,招善果,作惡因,得惡果,是無可致疑的。又過去所造之因,固然已經決定本身之禍福,這叫做夙業。而 現在造因之權,操之在我。則亦正可趁此良機,廣造善因,轉移既定之夙業果報。』常權以學佛之人,其最大之仇敵,不是天魔外道,而是五欲心魔。作『五欲偈』 以自勉,偈云:『道心何以道,五欲生障礙。刀頭舐蜜兒,割舌受其害。五欲蒙其心,以道日以遠。賓士臨懸崖,勒馬不可緩。』所為詩,蒼涼高雅,發人深省。其 『過溪南外祖母故宅七律』云:『育母撫雛兩代恩,卅年身世對寒村。故園新主驚來客,老屋舊鄰話斷魂。紅樹當窗思白髮,青山歸骨冷黃昏。秋風不盡孤兒淚,為 報劬勞禮世尊。』至情之作也。年三十三,往生淨土。逝世前夕,諸道友環榻助念佛號。乃曰:『明日上午八時,佛來接引,我當往生極樂世界。』翌晨八時許,復 對眾曰:『佛來了,我去矣!』遂念佛而逝。時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五日。

 

王東園

 

王 東園,浙江鄞東寶幢人。幼時,家頗清寒。入私塾讀書,未半年,即輟學就商,進印書坊當學徒。天資聰穎,發憤苦學。在年輕時,即為教師,具辯才。創辦四明日 報、鄞東公醫院,及鄉村學校等有利社會事業。歷任浙江省議員、上海天廚味精廠經理。國產天廚味精,乃東園首創,不但受素食者歡迎,且為國家挽回漏危。東園 好典籍,薪水所得,悉以購書,所藏不下數萬冊。在天津時,遇陳正有,得其啟發,歸心佛門。從此唯佛是念,唯淨土是求。五十歲後,精究內典。刻經贈送,廣結 法緣。於上海寓所,設立佛堂,終日念佛不懈。六十三歲辭職,息影家園,念佛更精進。救濟貧寒,施糧助學,十餘年如一日,邑人稱善。一九五○年夏歷三月初四 日,自覺舉體違和,遂臥床不起。家人懸西方三聖像於床側,東園手掐數珠,口念佛號,亦不感痛苦。初六日起,作長睡二次,每次達數十小時。醒後,家人問所 見,則云:『身在西方。』十四日晨四時,口中吐氣發清香。夜深,室中忽光明如白晝,家屬中有見大士現身者。午刻,乃安祥念佛而逝。病中,太白長庚樓源清法 師,及鄰庵比丘尼等,齊來助念。十一日內,佛聲不斷。家屬皆信仰佛法,亦隨眾助念。東園奉佛二十餘年,長齋不殺,普賢行願品、金剛經都能默誦。禮拜虔誠, 盥漱嚴淨,從不以污手接觸經像。世壽七十七。

 

王心湛

 

王 心湛,原名心三,自號真如居士,浙江山陰人。幼時聰明過人。成年後,慨清政不綱,加入同盟會,參與革命。鳩合同志,創辦日報,啟發民智。與南通張季直,合 資同辦鹽墾。在蘇北如阜開荒數十萬畝。創設火柴廠及羊毛制氈廠於天津。凡能振興實業,換回國權之舉,無不盡力以赴。家本富饒,斥施無吝,以是逐漸耗竭。民 國成立,參與革命者,多居高位,享厚俸。心湛則退居上海,口不言祿。與其弟大同,布衣蔬食,一家和睦,平淡度日。生平師友,皆一時碩彥。白衣有章太炎、歐 陽竟無、馬一浮等,方外則有諦閒、太虛諸師,與弘一等法師更有師生之誼。最後則禮事印公,皈依三寶。晚年在上海壽聖精舍,啟建彌陀法會。每月朔望,集眾念 佛。逢星期日,則宣講佛經,感化彌廣。民國己丑春,忽患痰喘失音,經中西醫療治無效。身體雖弱,神明不衰。常對家人說:『不久將歸。』至一九五○年四月二 十一日夜,又說:『我明天行矣!爾等切勿哭泣,當齊聲念佛送我。』翌晨五時三十分,安祥而逝。世壽六十有九。著述頗富,惜未印行。

 

孫季魯

 

孫 季魯,天津人。宿根深厚,篤信佛法。持齋念佛,勇猛精進,二十餘年如一日。參加天津佛教居士林,曾請太虛、慈舟、圓瑛諸師於林中講經,己則率眷屬恭聽,自 始至終,從不間斷。一九五○年,六十八歲。雖在病中,而護法之心不懈。及病危,念佛更切。林友多人及其眷屬,分班助念,佛聲浩浩。五月十三日下午九時,安 祥西歸,助念者咸聞異香。

 

於符衡

 

於 符衡,天津北站小於莊人。性篤厚,聰敏過人。中學卒業後,在北寧路局任科員職。二十餘年,奉公勤謹,從無過失。一九五○年夏,因病辭職休養。得喜空法師開 示,皈依佛教,信願堅固。每日除禮誦彌陀、觀音聖號外,亦讀誦大乘經典。特重淨土法門,於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等尤為崇信。十月間,病稍重,持誦聖號益 勤。並遵『飭終津梁』所示,囑咐家人準備後事。農曆十一月初三日,自知時至,命家人助念,不許哭泣。夜九時,自行沐浴更衣,口中念佛。至一時半,自西側 臥,安祥而逝。終年四十四歲。

 

丁桂樵

 

丁 桂樵,名傳紳,湖南長沙人。清光緒間,生於四川成都。幼時穎悟過人,讀書過目不忘。所作詩文,澹雅古樸,直追魏晉。早年研求老莊之學,後以為玄談,不足濟 世,因棄而習醫,去日本留學。四年,大學畢業歸來,從事教育事業。時桂樵正值年輕。民國成立後,奔走南北,投身政界,廉潔從公,為人所稱述。三十歲後,放 棄政治生活,居上海,謝絕交遊,茹素歸佛,專心內典。所親近者,皆當代善知識。研討教義,辨析真實,深究因明、唯識,貫通顯密觀行,融治瑜伽、中觀,泯大 小空有顯密之諍,而歸心淨土。信願深切,躬踐力行,數十年來,念佛從未間斷。晚年無意於般若文字,不事述作。但發無上心,行菩薩道。提倡素食護生,發起刊 印續藏,凡屬弘法利生之事,無不盡力為之。一九五三年農曆二月十三日亥時入滅,世壽六十有七。入滅之日,猶為家人說法。戌時起,整衣服,淨手。臨終前十分 鐘,顏容不改,舉動如常。並對友人陳毓秀醫師說:『念佛之心,了無棗礙。』神志清朗,稱念聖號,安祥而逝,如入三昧。

 

陳依仁

 

陳 依仁,蘇州香山人。業醫,一生樂善為懷。深明教理,歸心淨土,至誠持名。曾皈依諦閒大師,賜法名聖緣。於蘇州後石子街,創設佛教淨行社,領眾行道。弘揚大 乘淨土諸經,辯才無礙,為眾所推。曾就香山故里,宣講阿彌陀經,勸化鄉人。說法微妙,引人入勝。當地書場,平時營業頗盛,至是,門前冷落,座客日稀,蓋咸趨依仁講席,恭聆法要矣!為法之誠,感人之深,在當時居士中,實屬不可多見者。一九五七年農曆七月既望,逝世。逝世前,雖無重大疾苦,因年齡衰邁,精力不 濟,卒臥床不起。又復昏沉,迷失正念。當時同道咸集,罔知所措。穹窿寺清禪老和尚聞訊趕到,睹此情況,令眾退出閉門,就依仁耳畔敲動手磬,先誦阿彌陀經, 繼則稱念聖號。歷三小時許,依仁始漸清醒,微張雙目。老和尚更為開示一番後,依仁隨即坐起,合掌禮謝,含笑而逝。世壽七十有五。

 

呂慧喬

 

呂 慧喬,世居蘇州喬司空巷,代人畫像為業。中年時,妻與子相繼去世,痛念無常。承友人勸告,開始信仰佛法。不久皈依拈華庵慶豐和尚暨印公。此後在己寓所,邀 集同道,創設淨宗助念團,成就修持人最後一著。所訂助念規章,十分嚴格。助念團經費,由慧喬一人負擔。每月朔望或佛菩薩聖誕,集眾念佛打七。一生修持,精 進不懈。嗣與池蓮邦、潘延齡,合辦保安念佛堂,常年念佛打七。終以經費困難停辦。後慧喬移住香港庵,年老體弱。一九五七年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合掌念 佛,安祥往生,世壽七十。晚年雖一貧如洗,從不向人求助。處境困難,精進不退,一心求生西方。高風亮節,使頑廉懦立。臨終,得同道朱慧銳助念,照料一切。 報施不爽,豈偶然哉?

 

郭鳳藻

 

郭 鳳藻,字蘊岑,甘肅渭源縣人,住縣城內北街。能文章,尤工書畫,人爭求之。晚年潛修佛乘,專心淨土,持五戒,行十善。並勸其妻柴氏及媳吳氏,皈依佛門,實 行佛化家庭。與淨友周佛性、張瑞亭,同心弘法,創設居士林。在北關廢池大廟堡,建法源寺,成立佛教支會。善信歸心,念佛者達三四百人。一九五八年農曆十一 月十三日,示微疾。十四日,由家人扶至院中曝日。午後,就床而臥,請道友與其眷屬,咸為助念,鳳藻亦隨眾默念。夜中睡醒,即隨眾念佛。至十五日晚七時,起 坐,注視佛像,神志湛然,一無苦惱,微笑而逝。

 

陸根林

 

陸 根林,常州人,中年就業天津某菜館,庖廚操作,殺生無數。一九三一年後,來蘇居住。時印光大師居蘇州報國寺,根林就寺求皈依。時向師請求皈依者頗多,師無 不慈悲攝受,獨對根林則拒絕之。根林乃痛苦哀求,師答以:『你滿身血光,因此不受。須先素食三年,方允皈依。』根林即依教奉行。三年後,復往報國寺,蒙師 錄為弟子。從此精進念佛。並在西貫橋善信庵創立蓮社,每月初二、十六領眾念佛。復請明開等諸師至社,宣揚聖典,勸人精進修持,務期臨終往生。一九六六年, 雖患氣喘,仍持誦如故。臨終時,端坐床上,持念大悲咒,正念分明,毫無痛苦,泊然而逝。

 

唐榮康

 

唐 榮康,江蘇無錫人,家住蘇州景德路,銀匠出身。中年信仰佛法。皈依印公,法名通樂。榮康除修持淨土法門外,恆喜研究教典。經常持誦楞嚴、金剛諸大乘經。與 葉通和等在西麒麟巷染香庵內,創設淨土法會,定名為圓覺蓮社,每月定期念佛。社中一切開支費用,均由榮康及同道三數人負擔。其他道場,如當地華嚴寺、師子 山法音寺,以及妙香蓮院、佛學淨行社等,皆熱心贊助。性剛直,沉默寡言。為人辦事,不辭勞苦。於一九六九年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身無病苦,安祥往生。世壽 六十有九。在往生前一日,對其妻說:『我要往生。』翌日,果如其言。

 

吳榮慶

 

吳 榮慶,乃蘇州北寺塔前優婆夷吳德溫之胞兄。幼時讀書八年,不甚識字。性忠厚。二十八歲喪偶,有子女各一,不復娶。年將五十,失業家居,乃茹素。先是皈依印 光大師,後在虛雲和尚座下受五戒,歸心淨土。專誠念佛,暇則誦經。朝暮課誦,寒暑無間。每日禮佛二百拜,二十年如一日。迨母生西,見諸瑞相,心感佛慈,持 名益力。平時為人效力,有求必應,雖勞不怨。天寒見人受凍,即解己身棉衣褲與之。一九六六年後,常一人宴坐。對其妹德溫說:『你聽到否?我耳中常聞佛聲, 寤寐從未間斷。』榮慶素有喘病。在一九七○年五月,霍然而愈,不復服藥。往生之夜,其妹起床察看。榮慶對妹說:『汝可安睡,我頗舒適。』妹去,由善友袁心 弘陪伴。不久,袁見榮慶神態有異,即召妹至。但見其嘴唇微動,似在念佛。二人當就耳畔輪流稱念洪名相助。頃見榮慶面現笑容兩次,最後更作大笑狀,身心豫 悅,安然而逝。

 

李西原

 

李 西原,蜀人。敦厚謙和,好學篤行,立志學佛,晚歲專修淨土。七·七事變後,於燕京遇夏蓮居,獲沾法益,如飲醍醐,慶快生平,得未曾有。乃委心依止。西原齒 長於夏,但始終執弟子禮,數十年如一日。廣讀經論,受菩薩戒。終身茹素,過午不食。每日黎明,人尚熟睡,而西原已禮念多時矣。手編『淨修提要』,以為日 課。持名修觀,極為精誠。雖在鬧市,亦常默誦入觀。解放後,復閉關多年,專持聖號,一意西馳。其子名孝淵,亦篤修淨業,以染肺疾,早故。西原暮年喪子,又 無生計,時屆嚴冬,臥榻唯一草蓆而已。雖處困厄,毫無退悔。志愈堅,行愈篤。專精持念,又二十年。功益純,德愈進。晚年,深得法樂,安祥自在。年逾八旬, 仍能作小楷,常以法語書扇贈人。九十後,仍能健步。往生之歲,已九十有四。齋戒不退,禮念如恆。一九七一年春節前,身無病苦,面西端坐,持珠念佛,最後唯 舉手中念珠,向助念之兒媳等示意,泊然逝矣!

 

池逸樵

 

池 逸樵,號蓮邦,鎮江人,住蘇州城內鐵瓶巷。早歲在上海業推拿,遇朱石僧後,始信佛教。並與黃涵之、關炯之等相友善,加入佛教居士林。不久,即創辦素菜館, 提倡素食。後因其妻及子相繼亡故,悟世無常,修持愈力。一九四一年到蘇,寄居其堂姐庵中,恆至獅子林內香光蓮社參加念佛。後為弘揚佛法,自辦法會於獅林寺 福壽庵,定名為蘇州佛教居士林,舉王慶九居士為林長。一九四三年冬,假藥草庵,請海山法師宣講法華經三個月。一九四四年春,請雪相法師於靈鷲寺宣講無量壽 經全部。又請慧舟法師於王家祠堂宣講地藏經。解放後,在鐵瓶巷請了願法師講金剛經。並經常發起精進佛七,為期二十一天,一日分三班,晝夜佛聲不斷。凡弘法 利生之事,無不盡力以赴。逸樵為人誠篤,富有定力。其所主持之法會,有時道糧不敷,仍能盡力維護,安心念佛,十分鎮靜。解放後,居士林改為清心蓮社。為便 利緇素,特僻東園蔬食處於鐵瓶巷內。一九七三年,因傷足,經錢福元傷科治療,尋獲痊癒。雖常患病,仍精進念佛不懈。臨終前一周,預知時至,將身後各事,委 托其淨友徐覺意。即端坐面西,念佛而逝。平日恆言:『西方要自己去。』當時乏人助念,果如所願。時一九七三年八月十一日也。世壽八十。

 

趙孟韶

 

趙 孟韶,住蘇州滾繡坊。民初,畢業於北京工業大學,歷任各地大、中學教師,六十九歲退休。孟韶為人,忠厚誠實,毫不虛偽。迨年七十,方信佛法。每晨禪定二小 時,閱讀佛經,頗有契入。七十六歲,因患膽囊炎,由此茹素念佛。至八十餘歲,信心更切。其淨友黃輝邦,為說淨土法門:『要一切能捨,不能貪著。一心念佛, 求生極樂。壽數如到,雖怕死終不免死。壽若未終,不求愈而病自愈。因病從業生,業由心起,專心念佛,最能消業,而病苦自愈。』孟韶深悟此旨。一九七三年十 一月十日,稍覺膽痛腰酸,即沐浴更衣,與親友告別。十三日晨說:『病苦已消,二日後將行。』口中念佛不止。其子詢問,囑勿相擾。晌午說:『西方有佛來迎。 』於下午一時余,安祥往生。十八日火化,面色紅潤,四肢柔軟,如入禪定。

 

包廷甫

 

包 廷甫,蘇州人,住臨頓路。曾為刺繡業。早年於釋道兩教俱生信仰;終則捨道歸佛,篤修淨土。長齋課誦,寒暑無間,尤喜諷誦華嚴,凡遇當地蓮社舉行華嚴法會, 必專誠隨喜禮誦。始則參加吳慰喬所創設之淨土助念團。一九四四年,更加入施林庵、唐進培所發起之佛學普仁會。宅心仁厚,忠實誠篤。沉默寡言,不與人較。二 六時中,執持名號,至為懇切。一九七四年,已屆八四高齡,雖色力已衰,經常臥榻,尚無多大疾苦。往生前數日,其鄰有一王姓老婦對彼說:『汝終日念佛,有何 效果?』答以:『功不唐捐。』至農曆六月初五日上午八時,王嫗又至。廷甫向嫗拱手言別。問:『何往?』答:『我已見佛,金台接我西方去。』言竟,垂目合掌 而逝。

 

張嗜仁

 

張 嗜仁,浙江吳興南潯鎮人。為人誠懇,宅心仁厚。壯年曾攻讀於南通紡織專門學校。畢業後,入南通大生紡織廠工作。嗣調海門大生三廠。常放生念佛,作諸功德。 皈依印光大師,法名德博。家寓上海山海關路,因避塵囂,於一九五七年遷至蘇州,卜居高師巷十三號,以利修持。退休工資,收入雖豐,而自奉甚薄,每餐一菜, 不食兼味。請人書寫大乘經典,則不惜以重資相酬。皈心淨土法門,以深信願,持佛名號。經常持誦華嚴、楞嚴、圓覺諸大乘經。尤喜閱華嚴,日覽一卷,積四十年 不輟。曾在友人處,見有未曾裝訂之影印宋磧砂版藏經散頁十三木箱之多,頁次淩亂,殘缺不全,塵封已久。痛念法寶受損,發心加以整理。缺者補齊,損者修復, 裝訂成冊,歷數年始竣。年乘八旬,猶日誦『印光法師文鈔』,擇其警句,寫成單本施送,勸人念佛。迨一九七五年一月七日,示微疾,不思飲食。當夜見阿彌陀佛 現身,自知不起,急電促子國光來蘇,囑咐後事就緒。八日晨,再見阿彌陀佛及觀音、勢至二大士現高大身。因喜告其子:『西方境界,就在眼前。』神態安適,朗 聲念佛,並命其子助念。至九日晨八時半,即正念分明,安祥往生,時年八十。

 

龍 鳳

 

龍 鳳,浙江富陽縣人,住杭州四宜路一百三十八號。經營繡花業,年老退職,孤單一人,生活困難,向由政府照顧。平生念佛,頗為虔誠,兼持誦心經。一九七五年十 二月,因腿發流火,臥病月餘。翌年二月二十二日(農曆正月十三日),鳳央人去四宜路一百二十一號,請來錫箔店老闆池金標,對他說:『我今天將行,請為我更 衣。』安排後事畢,向眾人拱手告別,閉目長逝。

 

淩炳炎

 

淩 炳炎,天台城關赤衛大隊人。解放前,家貧不能自給,遂赴滬,依乃叔淩映溪為生。因至佛教青年會,得見陳弘法、李文啟等居士,常承啟導,由是信念甚切。解放 後,返里務農。生口日繁,家計維艱,而於佛法亦淡忘之矣。一九七八年一月某日,其妻至淩友章某處,言炳炎病甚,思欲一見君。章某疑其為囑托後事,至則詢諸 修持念佛等項甚悉,乃一一告之。由是虔誠稱念彌陀聖號。如是月餘,痛苦頓消,淨念純熟。但飲食日減,肌肉瘦削。自知不起,預囑後事已,一心念佛。又兩月 余,一天清晨,於三年前因某事齟齬而久未過從之姨媽,前來探望。見炳炎尚在床褥,囁嚅良久。告其家屬曰:『吾昨夜夢炳炎破襖敝屐,容光煥發,欣然前趨。問 何往?則遙指虛空曰:彼等迎我去。時見紅光燭天,妙樂鳴空,天際垂下金階,炳炎拾級而上,漸漸西去。旋即醒寤,以故前來探望。』云云。是晚炳炎果逝。淩友 章某之弟,天台章善學言之如此。

 

胡復省

 

胡 復省,江蘇常州人。家世經商。二十歲時,父母及弟相繼喪亡。感人生空幻,接受其表兄勸,信耶穌教,受洗禮。一九二三年,供職於寧滬鐵路吳淞機務處。與吳淞 車站站長朱石僧,朝夕過從。石僧屢勸復省信佛,輒被拒絕,且時相爭執。石僧耐心相勸,雖言之諄諄,而復省聽之藐藐。如是歷時六載。一日,復省偶清理書桌, 無意中翻閱石僧所贈,平時所認為不屑過目之佛書。見其中有云:『人生如夢,百年剎那。富貴榮華,煙雲過眼。石崇未享千年富,韓信空成士面謀。且人生終是苦 多樂少,即使儘是快樂,而草草光陰,不過數十寒暑耳。』如聞午夜鐘聲,憬然有悟。遂棄耶皈佛,皈依諦閒法師,法名聖三。與石僧組織吳淞佛教居士林,並創辦 義務小學。一面勸人信佛,一面盡力於公眾福利事業,如施醫施藥等。復省持身甚嚴,誠篤謹慎。不吸煙、飲酒、賭博,不二色。信佛後,歸心淨土法門。復省自一 九五○年退休以來,每日堅持禮佛四百八十拜,跪誦行願品一卷,持念彌陀聖號,求生淨土。日間如有要事,晚上補課,至深夜不休息。如是者三十年。一九七九 年,春節後,患小病,無痛苦。不思飲食,每日吃二三湯匙米漿者一星期。以是兩腿乏力,不能再作禮拜。乃習靜坐,執持洪名。農曆七月二十日中午,微感不適。 至翌日上午十一時,安祥逝世,頂最後冷,四腳柔軟如生。世壽九十。

 

朱子橋

 

朱 子橋,名慶瀾。曾任督軍,人稱朱將軍。為人爽直,居官清正,兩袖清風。平時對地方公益善舉,無不勉力捐輸,玉成其美。自皈依印光大師後,篤修淨土,行持不 苟。其時陝西亢旱,饑民死亡甚眾。印公籌款放賑,命子橋全權董其事。子橋盡瘁賑務,不辱師命,深得印公嘉許。七旬後,忽患腸鋒,上海各醫院以其身老年衰, 未敢施行手術。其子侄輩,決定送北京協和醫院治療。啟行前,一切準備就緒。子橋思此次北上,存亡未卜,遂往辭印公,稟告所以。印公不許,責其不老實念佛。 且誨之云:『如能一心念佛,何至如此!』子橋素重師命,不敢有違,遂堅決不去北京,退還已購車票。從此一心念佛。至第三日,腸鋒自潰,流出膿血一大碗,轉 危為安。於是念佛更加精進。臨終前一日,召家人曰:『我一生寫字,但家中無隻字遺留。』囑裁屏幅四張備用。家人以子橋精神欠佳,勸其從緩,子橋堅執不可。 隨將字屏寫就,而起居如恆。翌晨餐後,就床趺坐,久而不出。家人視之,已坐脫矣!

 

吳聖常

 

吳 聖常,字夢虹,吳縣人。曾皈依諦閒法師,在蘇州創立淨心蓮社。慕東林遺風,集合社友一百二十三人,專修淨業。聖常被推為社長,領眾修持,深為淨侶所悅服。 每逢朔望及佛菩薩聖誕,舉行法會,禮佛誦經不輟。法緣甚盛,道風遠播。如是者三十餘年。六十餘歲時,患食道癌,醫藥罔效。社員及隨喜道友二百餘人,為之舉 行精進佛七七晝夜。聖常雖身遘重病,猶能以手掐珠,隨眾念佛。最後在大眾念佛聲中,一笑而逝。其二侄女在旁,均見白光兩道,向西而去。次日舉行三時繫念, 笑容猶在,見者無不讚歎。

 

黃念萱

 

黃 念萱,生於光緒戊寅年,家居蘇州閶門內曹家巷。秉性仁厚,與人無忤。曾任順康錢莊副理,辦事公正。六十歲時,因讀印光法師文鈔,發心持齋念佛。並請印公到 家,至誠皈依。從此勇猛精進,熱心辦道。篆家巷淨心蓮社每期法會,經常隨喜參加。長期受八關齋戒,過午不食。每月以三十餘金買物放生。遇生活困難者求助, 必盡力接濟。晚年,杜門不出,一心念佛,求生極樂。在往生前半月,預知時至。每日,日間延淨友,夜間請北寺大僧,輪流念佛,送往西方。臨終之時,身無病 苦,面對佛像,端坐稱名。眾蓮友亦齊集,同聲念佛。舉『戒定真香贊』畢,念萱即正念分明,含笑而逝。時為八月十四日酉時,世壽六十有五。歿後異香滿室,帳 內忽放白光。八小時後,頭頂尚熱。念萱平生持往生咒三十萬遍,故其臨終瑞相,昭著如此。

 

張清臣

 

張 清臣,字蓮友,法名淨覺,吳縣人,寓上海大西路五十七號。幼秉祖母遺教,篤信佛法。年十六,皈依慧達法師。閱十載,始持十齋。四十餘歲,遂長素。跪誦華 嚴、法華、般若、楞嚴諸大乘經,達數年之久。研究經論,頗多領悟。一九三一年,印光大師為授五戒。清臣知見純正,專修淨土。六十三歲春季,病咳多痰,醫罔 見效。自知不起,乃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惟時患昏沉,深恐臨終,正念難提。乃命其子,請示於慧海法師。法師開示說:『此乃平時功夫不足所致。須時時提起正 念,專誠念佛,必得往生。並應多請同道助念。』云云。臨終前,神志清明。請慧海法師至榻前,師為說法要,略謂:『世事虛假,人命無常。四大假合,離幻即 覺。要一切放下,一心念佛。』並為摩頂說:『你隨我念三聲阿彌陀佛,自然心開見佛。』清臣即合掌隨念三聲,安祥而逝。遺體四肢皆冷,惟頂猶溫。

 

葉通和

 

葉 通和,蘇州慶泰醬園職工。皈依印光大師,專修淨土。每日黎明,持誦早課及阿彌陀佛聖號數百聲。中年持長齋。西麒麟巷染香庵圓覺蓮社,為通和所創立。每月念 佛兩期。社中一切開支,皆由通和及其他蓮友三數人負擔。平生待人誠懇慈悲,好善樂施。育有一子三女。八十一歲時,患腹瀉症,久不愈。自知往生在即,請陸根 林等二居士助念。四小時後,通和舉手合掌,向二居士道謝告別。己則高聲稱念六字萬德洪名,才數十聲,音漸低,泊然往生。容顏慈祥,不改生前。

 

柳景泉

 

柳 景泉,吳縣香山人,業織機。壯歲嗜酒肉,喜賭博。迨六十三歲,忽感人生虛幻,遂發心皈依印光大師,茹素學佛。勇猛精進,寒暑無間,二十年如一日。景泉經濟 頗困難。住學士街朱天廟內,鑒於殿宇朽壞,佛像殘損,乃出賣衣服傢俱,盡力修復。待人接物,出於至誠。雖居室蕭然,敝衲遮身,不以為苦。當事者欲加資助, 初則堅辭不受,繼以生活實難支援,不得已始受。時每月給予補助八圓。景泉只受六圓,請以余二圓轉給更困難者。冬季衣服單薄,有人施以棉衣,亦請轉給他人。 每日佐餐,僅食自製鹽菜,甚至醬油亦不購食。設遇饋贈,婉辭不受。終日杜門靜修,殊少外出。偶有過訪,僅說修持為人之道,不涉其他。嘗對人言:『老實念 佛,臨終方知受用。』初誦法華,後棲心淨土,改誦淨土五經。間有不識之字,請人指教,不久,即能背誦。持六字洪名,至為懇切。歷時數年,自覺耳根內佛聲歷 歷分明,相續不斷。每月終,必在自己生活費用中稍留余資,購小魚螺蜆等物,修放生儀規,送往大河放生。向人購買菜蔬,不還價,不抬秤,不爭多,不揀好。並 說:『好者讓給別人買,使售者易於脫手。』其居心仁厚,有如此者。八十六歲夏歷十月十三日晨六時,趺坐而化。在往生前數月,對人云:『我今年將要辭世。如 不去,可延壽一紀,至九十八歲,但非所願。』一月前,向居委會領取補助費時,又對人云:『我下月十三日往生,不再來取費矣!』至十二日,又對人言:『明日 即將辭世。』人見其毫無疾病,眠食行動,一如平時,姑妄聽之。至十三晨六時,趨視之,果趺坐往生矣。生時面色紫黑;歿後黑色全消,轉為紅潤,光潔異常。頭 頂猶溫,全身柔軟。直至焚化,光澤依然,趺坐如生。

 

葉祥林

 

葉 祥林,法名志宗。壯年喜冶遊,後忽悔悟,痛改前非,皈依無錫南禪寺比丘。為人慈善,樂於施捨。旋長齋念佛,專修淨土。行住坐臥,持名不輟。六十三歲,感微 疾,不欲就醫,唯願往生。於是年三月二十日起佛七,上午念地藏經,下午持聖號,夜課彌陀經,恭持洪名,懺悔夙業,回向極樂。二十六日,囑家人為之揩身換 衣。近黃昏時,對家屬說:『我明日中午往生。』次日,持珠念佛如故。迨中午十二時,閉目合掌,安然坐化。

 

李孝淵

 

李 孝淵,李西原之子。天資敏悟。幼年隨父親近夏蓮居,受其教誨,善根夙植,迥異常人。肄業北京大學時,即受菩薩戒,長齋念佛。孝淵悲願深切,貢噶呼圖克圖於 北京啟建和平息災法會,發心贊護,不遺餘力。解放前,偽北平行轅權要,欲涸中南海取魚。孝淵奔走呼號,為眾生請命,不畏強暴,終陰成議。嗣以身膺肺疾,久 治不瘥,家業耗盡,而病終不起。夏老憫之,率侍者黃正明等數人,親往視疾。見其病垂危殆,性情暴躁,面容兇惡。雖對其開示,不願聽聞。唯言:『修行無功, 青年早死,以身謗法,不通懺悔,必墮惡趣。』喋喋不休。夏老呵之曰:『汝素師我,今我以衰老之身,來視汝疾,何不聽教!』孝淵始斂聲不語。乃為開演曰:『 此一念心,不可稱量,不可思議,具無邊功德,唯佛與佛,乃能究竟心之妙諦。』並曉以『誠心懺悔,專心持念,決可往生。』孝淵聞教,心得開解,顏色頓轉,容 光煥發。起坐合掌,虔誠懺悔。隨即閉目念佛。夏老亦領眾助念。約二小時,孝淵忽開目曰:『佛來迎我矣!叔祖早已往生,亦隨佛來迎。佛告我僅能生極樂邊地 耳。』夏老笑曰:『邊地,何瑕之有?我現欲往而未能也。』

 

陳少庭

 

陳 少庭,名繼璋,湖南永州人。隨父宦游江南。未幾父卒,設米肆於鎮江。繼以營業虧折,乃由友人介絡至南京充探員職,經二十餘載。少庭靈根夙具,秉性慈祥,惡 衣粗食,安貧守志,數十年如一日。一九一七年,四十一歲,得王一亭介紹,充上海婦孺救濟會探員。該機關純屬慈善性質,頗合素志。忠於職守,歷二十五年,未 嘗誤事,為同儕所欽佩。一九三四年,朝禮五台,詣古南台,得見彌清老和尚,遂皈依焉。彌公賜名滿成。少庭感五台靈異,發心永護此山。返滬後,約淨友十人, 共施淨資,長年供養。一九四二年四月,至上海法藏寺,請興慈法師為授五戒。每日持名一萬,回向西方。年六十六,七月初三日,忽患痢疾。繼又肝風發作,手足 拘攣,口鼻歪斜,言語謇澀,飲食不便。二十二日午後,忽轉心氣病。至四時許,含笑呼其妻曰:『文殊菩薩來矣!』其妻頗為驚訝,意謂多日不言,何忽以語,乃 順口答曰:『好極!文殊來迎,福報勝矣!』答未竟,少庭復曰:『阿彌陀佛亦來矣!可速至海潮寺,延道安師等來助念。』言已,朗念洪名一聲,即不復語。至十 一時,氣喘甚急,遍探其身,各處俱冷,惟頂與心部甚暖。少庭生前曾向淨友述及身後歸宿,願至五台為僧。道安師知其事,當為開示曰:『汝一生為五台護法,功 德雖大,無非有漏之因。如不發願求生西方淨土,仍未免業識茫茫,隨業受報。際此緊要關頭,亟宜速定主張,一心念佛,以求往生。再一差遲,悔無及矣!』言 已,再探,則心部漸冷。至十二時,氣喘平復。道安恐其神識昏昧,即就其耳畔高聲朗念聖號,助其西歸。甫一刻鐘,即安祥而逝。復探之,則唯頂尚暖。文殊先 至,彌陀次臨,逝後頂門猶熱,往生必矣!

 

蔡寶忠

 

蔡 寶忠,蘇州人,世居城內學士街。早年在上海五金店為職工,後回蘇州任某善堂職員。雖家境清寒,而能安貧樂道,為人誠樸,宅心仁厚。幼即茹素,長好誦經。皈 依三寶,一心念佛。尤喜禮誦華嚴,日誦數卷,列為常課。凡遇蓮社啟建華嚴法會時,輒發心參加。且為領眾,唱念如法,恭敬逾恆。文革前,曾赴天平無隱庵出 家,依慧海和尚為師,紹承衣缽。不久,以環境不許,及家人勸阻,未能滿願,仍返初服。後以其子下放蘇北大豐農場安家落戶,隨子生活。雖以七旬高齡,仍喜參 加勞動。平居不廢修持,念誦如恆。往生半年前,曾感微疾。往生之日,正念分明,聞空中音樂之聲,急喚家人云:『空中音樂美妙,爾等聞否?』家人啟戶出聽, 果聞空中樂聲鏗鏘。迨返室,則寶忠已入寂矣。

 

徐老翁

 

徐 老翁,居士徐祖耀之父,家住寧波竺家巷廿二號。祖耀在上海交通大學執教。翁皈依印光大師,篤修淨土。終日披海青,獨處佛堂,一心念佛。往生前,示微疾,其 女問曰:『真有往生這回事否?』翁答說:『你等著看罷。』言竟,趺坐念佛如故。少頃,不聞佛聲。視之,已坐化矣。逝後,異香滿室。其二子一女,目睹瑞相, 亦長齋念佛,均不婚嫁。

 

邵慧安

 

邵 慧安,原名治安。始信奉外道,後閱『印光法師嘉言錄』,方深信三寶,皈依印公,一心向佛,勤修淨土。某年,以乘車不慎,失足傷氣,精神日衰。經百餘日,病 勢略瘥。是年古歷九月二十四日,所居邑內張公殿住持自遜和尚荼毗,步往觀禮,並參加念佛,精神如故。歸途因感受風寒,臥病不起。由是念佛益篤,志求往生。 至十月十二日,自知時至,因命家人助念。至夜初鼓,問家人云:『此時何時?』家人妄云:『漏將盡矣!』慧安謂:『決於今夜丑時西去。』言已,復念佛。至丑 刻,復云:『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前,自遜法師亦來迎接,吾去矣!』旋即高聲念『南無阿彌陀佛』三聲,吉祥而逝。面貌如生,四肢柔軟。逾八小時後,探之,身 體冷盡,頂溫猶存。□□

 

陳立均

 

陳 立均,浙江天台人,陳復初居士之第四子,家世奉佛,立均童年患癆瘵。一夕,家人咸就寢,忽聞立均驚呼:『嚇煞!嚇煞!』家人趨榻前,見其額汗涔涔,狀極驚 恐。問其故,立均曰:『有數人持棒執索,欲捆我去。』其母知是鬼道境界發現,因告之曰:『菩薩能救汝,汝應速念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立均聞言,即懇切稱 念大士聖號,家人在旁,為之助念。未幾,即喜曰:『彼等都去矣!我可不怕了!』仍繼續持念聖號。忽謂家人曰:『觀世音菩薩來矣!菩薩放光照我,並對我說, 帶我去。』其母勉之曰:『你跟菩薩去到極樂世界就好。』相與念聖號不輟。良久,立均聲漸低,遂化去。時一九四三年六月十八日,年僅十五歲。

 

焦勳建

 

焦 勳建,上海焦雨亭之次子。一九五○年往生,年甫十三,瑞祥相昭著,堪稱希有。勳建幼極聰慧,但身弱多病。六歲時,有僧過其門,顧謂其母曰:『汝次子生肖屬 牛者,乃普陀坐關僧轉世。閉關三載而寂,依妄入胎,為汝之子。』其母即令皈依,法名培鑫。因宿植深厚,髫齡即知念佛,每日臨臥、必持聖號不輟。居恆勸母布 施。母給與糖果之費,不妄支用,積聚成數,輒以捐捨。及年九歲,日見瘦削,就醫檢驗,謂是大腿坐骨受傷,勢成骨癆。經醫治,臥床三年始愈。醫為策萬全,囑 施接骨手術,以免復發。乃住中美醫院,預事調攝。勳建住院時,遇同室病人需行手術者,勸勿膽怯,應一心念阿彌陀佛名號,痛苦自減。當為其施行手術時,先一 日,剃髮沐浴,剪爪漱口。諸事畢,堅請攝影,並索筆題詩。家人未許,謂攝影毋亟亟,題詩亦可俟之異日。勳建忽正容曰:『現吾身內外均發亮透明。可憐爾等血 肉蒙心,即佛菩薩現在目前,亦未能識耳。』復對鏡曰:『吾兩耳,日來更大如菩薩矣!』家人斥其妄,則笑而不言。其母適患病在家,勳建日以為念,曰:『母病 如何?明日能來否?我已於金剛經內題字,現不許看,過二日送與母閱可也。』蓋勳建住院時,其母曾以金剛經一冊置其枕邊。翌日,為施手術畢,人亦清醒。無 何,猝起變化,施救無效。延至七時,溘然長逝。家人進視,面含笑容,翌日大殮,頂門猶溫。

 

劉信童

 

劉 信童,河南開封劉氏子。原籍山西,隨父宦游至汴。年十三,忽頸生瘰痢,膿血淋漓,臭惡難近,痛楚萬狀。臥床不起,經年未癒,日夜號泣,坐以待斃。其父宦游 外省,母則留家照應其子。一日,童見母易服而出,詢:『何之?』答曰:『拜師父去。』問:『拜師父何用?』云:『念佛求生西方,脫離娑婆苦海。』童堅求代 拜。母即代為皈依明德法師,並受八關齋戒。回至家中,見童長跪合掌,屹然不動,如無病者,不勝歡喜。蓋童身臥床褥,不獲輾轉,已數月矣。童自是虔誦佛號不 輟。約三月許,謂其母曰:『兒業障已盡,將往生西方。母為兒累,亦云苦矣。可請念佛人來相助。』母為邀請同道數人,來家助念。初因臥室臭穢,在室外舉行, 少頃,忽聞室中有異香,其味芳烈,不類世間沉檀之氣。大眾即至室內探視,則見信童方合掌端坐,閉目念佛。頃刻逝矣。異香三日不散。

 

張一留

 

張 一留,名援,字滌珊,晚號一留。江蘇省靖江縣人,住蘇州金太史場二十五號。早年留學日本,回國後,從事教育事業,後皈依印光大師。居士工詩,善鼓琴,家藏 古琴十餘張,其詩平易恬淡,似白樂天。末年謝絕人事,專修淨業。曾病目失明,百醫罔效。乃屏絕醫藥,一心念佛。不數月,目復明,看經作字如平時。嘗以指方 立相念彌陀,為唯一宗旨,不尚玄談。臨終前自撰念佛偈數首,其一云:『昔來即一絲不掛,今去亦不掛一絲。了脫要當在一念,一念即念茲在茲。』旋示微疾,安 祥而逝。荼毗得五色舍利花甚多,時一九四七年也。所著有淨土宏綱論、西方認識論、馱沙淨土文、修忍堂詩鈔、修忍堂隨筆、靈巖山志,均由弘化社出版流通。尚 有中國農業史、田園詩選,則其早歲之所作也。另有翻譯日人淨土著作多種,未出版。

 

竇存我

 

竇 存我,江蘇邳縣人,饒於財,以不善治生,家遂中落。晚歲頗貧窶,泊如也。為人長厚,雖面欺之不與較。早年篤信程朱,嘗闢佛。同鄉人劉仁航,勸令讀起信論, 遂發心皈依佛教。在上海,於印光大師所,稟淨土教,讀誦大乘,勸修淨業。一九四五年,邳縣大水,與胡松年發起救災。招滬上諸檀越,集會共斥淨資。樂慧斌首 認一千圓,諸檀越繼之。及各認捐畢,數猶未集。居士乃慨認一萬圓,以竟全功。且不具名,其樂善好施皆類此。性儉樸,家人或衣飾稍華,必斥之,印光大師生西 後,在上海與德森法師等,組織印光大師永久紀念會。並籌辦弘化月刊,自任主編。在刊物上發表弘揚淨土之文甚多,然皆不署本名,人莫之知也。一九五四年,與 妙真和尚發起編印光大師畫傳,請滬上知名書畫家,繪畫作書。時居士經濟已極困難,餐餐不繼,然猶捐資以為倡。居士深通教理,知見純正,其論佛法,一以印光 大師為宗。嘗謂:『敦倫盡分,閒邪存誠,為人佛之階梯;信願念佛,求生淨土,乃萬行之歸宿。』且謂:『學佛當如儒者,志在淑世利人,憂樂天下,不應但以自 了生死為極致。達摩云:『中土多大乘根器者』,謂儒宗也。』臨終示微疾。逝世之日,飯後有史守謨教授來訪,猶起床飲食,談笑自若。及晡,欠呻入內,少息。 久之不出,入幃探之,已寂然矣。時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也。卒年八十一。

 

夏丐尊

 

夏丐尊,早年與弘一大師,在浙江女子師範同為教師。弘一大師出家後,居士亦皈依三寶。臨終時,陳海量教令讀彌陀經,未終卷而逝。荼毗得舍利花甚多。

 

沈用九

 

沈 用九,名善長,浙江海鹽三板橋人。甫生即喪父,青年時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居士侍奉寡母,極其孝敬。樂善好施,有古德之風。篤信淨土,精進念佛,持戒甚 嚴。一九一二年,游杭,朝雲棲,禮蓮池大師塔。夏又去普陀,敬禮觀音大士。入秋忽有疾,家人欲請送調治,居士固拒。謂:『人生如朝露,處世如夢幻,四大色 身,原非我有,何用醫為?但當一心念佛,遠離塵垢,面見阿彌陀佛,我願已足。』至九月三十日,病益加重。鄰人來視疾,皆以感激心情,勸令念佛。當時無論男 女長幼,以及僱用僕役,皆受其教,齊聲念佛。居士益自策勵,一心彌陀,求生極樂世界。臨終之時,忽回顧左右云:『五色蓮華,已現我前。』言訖,瞑目而逝。 遺容神色不變,異香滿室。世壽僅二十有五。

 

馬聊庵

 

馬 聊庵,名曜青,清優附生。江蘇南通平潮鎮人,出生於清同治元年。民國時代放棄科舉舊習,從事新學。創辦石港小學,教人讀書,以自利利他為素志。歷任平潮小 學校長、教育會長及勸學員等職。從事教育事業達數十年之久,作育後學,孜孜不倦。居士有七子,四子名靈源,執教於南通師範。因從師範校長江易園居士處得淨 土經典,攜歸家中,供父閱讀。居士一見,歡喜讚歎不已。於是歸心西方淨土,持誦聖號,每天數千聲。一九二六年秋,忽染微疾,念佛更加精進,並持誦般若心 經。一九二七年夏歷十一月廿日,正身端坐,稱念阿彌陀佛,從容含笑,捨報往生。家人環跪,齊宣佛號。過二小時後,煎松枝檀香水為居士沐浴。肢節柔軟,猶如 生人。鄰里群眾臨哭者數百人,並恭上居士稱號為孝靖先生。世壽六十有六。

 

汪序昭

 

汪 序昭,號鳴球,安徽黎源大畈人。家世貧寒,年四十,猶負債纍纍。經三十年勤懇經商,漸成為富室。居士自奉淡泊,不肯輕易浪費。自皈依三寶後,好樂佈施,興 辦善舉。村中祠宇佛廟,皆由居士出資修理。環其家十多里範圍內之崎嶇小道,悉經修平,成為坦途。救濟孤寒,拔脫眾苦。掩埋枯骨等善事,皆盡力為之。印送安 士全書、印光法師文鈔等各類善書,廣為勸化。所修善業,悉具疏回向西方,願與一切眾生同生極樂。居士平日修持,極為認真。禮金色佛像,持六字洪名,晨夕寒 暑,從不間斷。其足部嘗患風疾,不良於行,艱於跪拜;由於念佛懇切,不久即能跪誦,繞念如常。時一九三○年歲次庚午,居士年屆八十有二,與蓮友曹雲喜居士 言:『我生西時,請來助我念佛。』逝世前十日,邀曹雲喜居士至家助念聖號。十日期滿,便如願往生。逝世後,面容含笑,神色如常,頂溫體軟。家人聞佛堂中魚 磬自響,天樂鳴空。遺命七七期中,全家吃素念佛。子孫俱能遵依。

 

鄭錫賓

 

鄭 錫賓,山東即墨人,業商。因讀佛經,知念佛利益,遂發心念佛,終身不娶。一九三三年在青島,從波虛法師受三皈依。自是心益誠懇,將家務完全交其弟料理,專 心念佛。居士能講彌陀經,每年必由即墨經青島,去平度縣為善友講經。一九三九年春,居士又去平度縣講經。講經已畢,此眾散去,與五六位淨友,同進午餐,餐 畢,居士忽言:欲租一間房子。眾友問其故,居士言:『我要往生,因恐死在別人家裡犯忌諱。』眾友言:『吾等是多年知交,不要說往生佛國,即使臥病不起,死 在我家亦有何妨?吾今此處念佛人頗多,如真有把握,也可為此一方人作個榜樣。』其友即為居士收拾兩間屋,設一榻令休息。居士即登榻,面西趺坐,向眾友 說:『給諸位告假,我現在要走了。我們同事信佛一場,請諸位念佛送我一程吧!』眾友請說偈,居士說:『不用說偈,你們看到我這個樣子,來去自如。你們照我 這樣行,這就是很好的紀念。』語畢,不到一刻鐘,即含笑往生。其弟初不信佛,見兄拋捨家業,專門念佛,殊不謂然。後經居士一再勸說,勉強信佛念佛,但並不 懇切。及親眼見居士念佛往生,預知時至,來去自如,始知念佛功德利益。於是亦一心一意專誠念佛。三年後,亦預知時至,念佛往生。

 

藍種仙

 

藍 種仙,名道正,江蘇淮安人。弱冠游庠,旋食餼廩。壯而從政,歷任要職。中歲曾於故都,經友人介紹入同善社。久之知其所傳皆摭拾佛老緒餘,附會己意,自立門 戶。其所編印諸書,雜引三教經論,謾稱同出一源,支離紛雜,不得旨歸,心知其非。後得流通本新編佛學初機諸書讀之,大有契事。遂毅然捨棄邪法,皈依三寶, 受持五戒,精研梵典。不廢事修,深誦儀軌偈贊,音節靡不嫻習。嗣乃遊歷諸方,遍參知識,知有向上一著。一九三五年,南京佛教淨業社成立,被推為董事。領導 社友,昕夕禮誦。循循善誘,誨人不倦。倡議每月終。禮大悲懺三天,放生一次,為常軌。復於每年夏季,舉行華嚴、地藏等法會。隨喜參加者,殿為之滿。抗戰軍 興,同行星散,社務停頓。一九三九年,於淮安私宅辟靜室,組設淮安佛教淨業社。翌年,復置樓房一所,為新社址。辟大殿三楹,中供西方三聖。殿後為寮房,殿 右復建地藏殿一間。居士伉儷亦居於斯,同修淨業。居士雖於宗下飽受鉗錘,而於淨土法門信仰尤深,於印光大師備極欽崇。居士性嚴正,接引後進,不少假借。其 於信心不切、行履欠純者,輒遭呵斥;禮誦不合儀軌,立嚴糾正。於一九四三年制櫬見二具,以備夫婦遺蛻之用。一九四四年秋將社務交付他人承接,己則專修淨 業,一意西馳。一九四五年冬月初,與其友人書云:明年我將行矣!次年農曆六月十六日,夜間夢入淨境。堂高宇邃,屋舍連雲,白光如晝,門前彷彿幡蓋飄揚。正 仰觀間,倏然便寤。自知往生時至。至十九日,躬逢觀音大士聖誕,隨同社友禮誦念佛。二十日晨起早課甫畢,略覺不適。而言談一如平日,端坐念佛,神志清爽。 至下午二時,手結佛印,念佛聲漸微,既而寂然。視之,蓋已逝矣!翌晨入殮,頂猶溫暖,面色如生,全身柔軟。壽六十八,無子女。

 

王吉人

 

王 吉人,蘇北如皋人。家住如皋江口,以開設米行,及擁有多艘船隻,經營航運為業,家道頗富裕。居士行世仁慈,為人寬厚,樂於施捨。維護三寶,惟恐不力。夫婦 同吃長齋。逢年過節,全家吃素;平時全家人每月持十齋,不無故殺生。一九三一年左右,到蘇州報國寺,叩見印光大師,請求皈依。從此念佛修持,更加精進,常 命家人隨同禮念。生三子三女,皆極恭順。長子及媳,尤能極盡孝道,終日陪伴,不離左右。居士嘗告誡子女,要勤勉求學,要忠厚做人,要憐憫窮苦,要恭敬三 寶,要積德行善。不要積財與子孫,造成他們不勞而獲,揮霍浪費。在居士的教誨下,雖一家人口眾多,都能和睦共處,從來未有爭吵之事。一九四八年,身無病 苦,安祥捨報,念佛往生。往生前三日,預知時至。臨終前,剃頭沐浴,著好淨衣,外穿法服,端坐中堂,合掌念佛,如老比丘。隨謂家人說:『我要去了!你們不 要哭,為我念佛要緊。』語畢而逝,世壽七十。

 

蕭厚齋

 

蕭 厚齋,名培身,浙江杭州人。蕭梁後裔,久居上海。出生於一八八三年。曾赴日本留學,歸國後,執教於浙江法學院。居士宿根深厚,篤信佛法。秉性仁慈,長齋茹 素,經常買物放生。十八年中,精進修持,誦經禮佛。雖盛暑寒冬,亦不暫輟。氣象雍穆,有長者風。鄰里親族,都以善人稱之。年六十八,即一九五一年,當夏天 時,將平生貯藏各種折扇,就日曝曬。謂兒孫言:此扇過了今秋,永遠用不著了。即在是年,農曆九月十三日,無疾往生。臨終正念分明,面向西方,吉祥而臥,念 佛不絕。歿後,全身俱冷,獨頂猶溫,四肢柔軟,有如生人。

 

劉昌信

 

劉 昌信,陝西省扶風縣孫家山人。昌信早歲誤入歧途,後知其非,乃詣法門寺良卿法師,求引出迷津,開示覺道。師知其賢,錄為弟子,並教以淨土法門,令信願念 佛,期生淨土。昌信大喜過望。曰:『不淩絕頂,不知泰山之高;不睹汪洋,不知溟渤之廣。我今知所歸矣!』由是專修淨業,力行不懈。嘗曰:『誰是長生不死 仙,精勤念佛惜殘年。瓜因熟後蒂方落,柿到秋深果始甜。』一九五五年臘月中旬,昌信至法門詣良卿告別。持其生平衣物,請師代為施眾結緣。並將銀元數枚供養 佛寺,為佛像造背光。回家後,自營墓穴,備後事。翌年正月初十日晨八時,更衣沐浴,端坐念佛,無疾而終。自在之態,不異生前。卒年八十三。

 

羅奉章

 

羅 奉章,安徽貴池人。繈褓喪父,由母守節撫養成人,故家境蕭條。年幼時,發奮勤讀。成年後,由親戚介紹在青島啟新洋灰公司任職。居士為人誠篤敦厚,為上級領 導所器重,調任上海信孚印染廠,任副經理。由於調度有方,臨財不苟,深為主事者所信賴。居士天性仁慈,惜福憐貧,急人之難。抗戰時期,他人多事屯積致富, 獨居士廉潔自守,財不苟得。所居陋室數間,依靠薪水度日。居士樂善好施,經常施醫給藥,救濟貧苦。一度擔任紅十字會會長。繼室趙氏,崇信三寶,常勸令信 佛。年屆六十,始往靈巖皈依德森法師座下。從此念佛,皈心淨土。年七十二,忽示疾。一九六六年農曆三月初八日往生。往生時,仰臥榻上,合掌胸前,高聲稱念 聖號。其夫人請來許多道友,為之助念。自當天淩晨三時念至九時許,居士忽回顧夫人說:『室中大放光明。』又繼續說道:『佛已來了!金光晃耀,且有好多尊 佛。』言罷專誠念佛,不復他語。在大眾助念聲中,雙目漸瞑,安祥而逝。逝世後,手結彌陀印,置於腹上,面色如生。

 

楊文林

 

楊 文林,籍貫蘇北,住上海虯江路,有一子三女。生平精研醫術,以醫為業。年三十八,感世事無常,始信仰佛法,斷葷茹素,專修淨土。曾赴寧波普陀皈依佛頂山文 質和尚,為賜法名慧祥。居山三年半之久,聽講楞嚴,頗有心得。居士自皈信佛法後,努力修持,十分精進。老實念佛,不換題目。四五十年,始終如一。一九七四 年,居士高齡已八十五歲。隔歲之冬,忽患食道癌。歷時七十五日,亦不感痛苦,念佛如故。往生前幾天,預知時至。對人言:『我已見到兩位童子前來接引往生西 方。為時已經有一周了,不能要他們久等我,我現在擇定正月廿三日往生。』居士第三女在蘇州某綢廠工作,廿三日乃廠休之日。後忽又言:『所選日子並不太好, 決定提前三日,準備在正月廿日往生。』關照家人,預先打電報通知其女,令收電即回。往生之日,居士令人為全身揩抹。整容即畢,其時已上午十二點鐘。又親換 乾淨衣,穿上長衫,理拂清楚,臥於床上,高聲念佛。下午三時,其女方回。隨作手勢,令坐於床前,一齊念佛。至下午七時,脈息漸停,唇吻猶微之張翕。俯而察 之,尚能聞極微細之念佛音聲。舉家合掌,大聲唱佛名。居士即在大眾念佛聲中,安祥示寂。全身俱冷,頂門獨溫。

 

蔣長安

 

蔣 長安,江蘇如皋人,住如皋東北鄉。出身下中農,隸南陵公社。居士為人忠厚老實,安貧樂道。早年信佛,並送其子到定慧寺出家。即德純師也。三十二歲時,皈依 虛雲老人,賜名寬仁。其子後到鎮江參究。在某一次回家探望老父時,攜回金剛經一卷。其子見父身體欠佳,便勸令念佛,並持誦金剛經。居士一見金剛經,如獲至 寶。由是發心,每天持念三遍。歷時三十多年,從未一日中輟。一九七七年,農曆正月十九日下午五點三刻,身無痛苦,正念分明,念佛吉祥而逝。逝世後,頂暖肢 軟。終年九十一歲。

 

蔣文瑞

 

蔣 文瑞,原籍揚州南鄉,住上海閘北。早年曾開設鞋子店。為人正直豪爽,人有困難,無不盡心幫助。篤信三寶,皈依南京圓治老人。三十歲發心持長齋,虔誠念佛。 閘北佛教居士林,即為居士所興辦,並擔負林內一切費用。居士喜捨為懷,深得人心。文革期間,念佛被視作反動行為,而居士高聲持念聖號如故。鄰里知之,亦不 干涉。年七十九歲,即一九七八年農曆九月初六,無疾坐化。在往生前一日,受友之托,代邀蓮友作佛事,奔走終日。回家後,略感不適。即在當天晚上,剃頭沐 浴,更換淨衣。謂家人言:『讓我好好休息一下,不要驚動我。』當即回到房中,斂目宴坐。未片刻,家人入房視之,已安祥往生矣!

 

陶能德

 

陶 世德,法名能德,一九四七年受皈依於臨濟宗二十五世隆濟老和尚,一九五四年去寧夏馬鞍山甘露寺受居家菩薩戒。居士自皈依三寶後,每日修十念法門,從不間 斷。後又學會二時課誦,每日禮誦,以一句佛號為正行,持誦淨土五經、妙法蓮華經、金剛經等大乘經典為助行。一九七九年,身染病苦,而專持佛號,更加精進。 並再三囑咐家人親屬:『在我臨終時,切忌隨俗搬動器泣。遺體火化,不許葬埋。』一九八一年農曆三月十六日,距往生十一天,是日中午,對家人說:『你們準備 我的後事,我快要走了。』二十四日為臨終前三天,家人請來隆元老和尚。一見面,只說『心中惟有佛,臨終不離佛』。二十五日,時坐時臥,安然自在,並無患病 之相。二十六日九時,面向西方端坐念佛而逝。是時有隆元法師及淨友數千人在旁。次日,面色如生,光澤鮮耀,觀者莫不讚歎。第四日火化,四腳柔軟,骨灰呈彩 色。

 

沈富康

 

沈 富康,住浙江省肖山縣農村。五十二歲時開始吃素,五十五歲從肖山蘭亭老和尚受三皈依,六十歲起專事放生。嘗以祖遺房屋一間,售得一千圓,悉以買物放生。兒 輩每月供養生活費二十五圓,除以五、六圓買米鹽瑣屑外,餘款亦悉用於放生。居士本多病,自吃素放生後,體力轉健。二十多年,從不看病服藥。居士於七十二歲 起,始專持佛號,求生淨土。自雲雖睡夢中,亦能持名不輟。一九八二年,居士七十四歲。是年底臥病十餘日,神智清爽,無昏沉之容。往生前一日,對人說:『我 要去了!今天不去,就是明天。』又說:『我心中很快樂,無一點痛苦。』令子女為之助念。且囑將預置之棺木出售,以售得之款放生,遺體要按佛制火化。子女即 僱車載往杭州(因肖山無火化設備),中途於車內合十安祥而逝。是為一九八三年一月四日下午四時。命終三小時後,通身冰冷,頂門猶溫。年七十五。居士六十五 歲時,一日騎自行車載一大布袋螺螄,至杭州西湖斷橋邊放生。事畢,仍騎車回肖山。中途一輛吉普車迎面而來,自行車被撞壞,人倒於地。汽車前輪從腳上滾過, 留下明顯印跡。司機見狀,驚恐無措。居士立起後,毫無損傷。怡然一笑,長揖而去。

 

楊欽芳

 

楊 欽芳,浙江省普陀縣沈家門鎮人,家住西大居委會。生於一九○七年,於一九八三年十月廿八日西逝,年七十七歲。居士初不信佛,七十五歲時,其子暴病死亡,因 感人命無常,遂發心吃素念佛。每念佛時,其音懇切,鄰居皆聞。由初發心直至往生,為時尚未滿兩週年。一九八三年九月末,患感冒,十月四日開始臥床。自見有 一白蓮花苞落於胸前。當時家人皆聞室內異香馥郁,半日始散。居士病中了無痛苦。至十月廿八日,農曆九月廿四日傍晚,忽囑家人:『你們快助我念佛,我要跟阿 彌陀佛去了。』家人問:『見佛否?』答言:『見!』隨即雙手合掌,作禮佛狀。家人請淨侶助念,居士止之曰:『夜間不要去叫人家了。』又大聲云:『讓開些, 佛來了!』繼又以指書其子之名。其妹已信佛多年,見狀即正言告之曰:『汝今臨終時至,宜一意西方,從此了生脫死。你要放下萬緣,怨親都不思量,惟念阿彌陀 佛,隨阿彌陀佛去,卻不可思念兒子。』居士點頭應諾。時有多人在室內齊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居士隨聲默念,未幾即微笑而逝,時初夜七時二十分也。逝後二十四 小時,舉身柔軟,頭頂猶溫。

 

戴漢文

 

戴 漢文,原籍湖南,遷居蘇北阜寧後,定居無錫南門。幼時家貧寒。兄弟多人,唯居士稱獨秀,遂被送入大學。畢業後,進入政界工作。一生奉公守法,以廉潔著稱。 抗戰時期,不及後撤,留在淪陷區。但未肯變節,接受敵偽一官半職。淡泊自甘,不慕榮利。其子甚孝敬,早逝,因赴蘇北泰州海安鎮,依女而居。居士本來對佛法 毫無所知,五十多歲隨同數友往游蘇州靈巖,晤見印公老人。印老贈與每人文鈔一部,居士將文鈔攜歸家中,一擱數年,未曾閱讀。後因偶而翻看,覺得頗有道理。 由此經常取出閱讀,遂發生堅固信心,吃素念佛,非常精進。離其女家不遠,有一大河,河水清沏,蘆葦叢生,朝霞暮靄,景色極佳。居士每晨淨課畢,常散步其 間。當九十三歲時,一日照例在河岸散步。忽聽到河內發生巨響,猛吃一驚。見西方三聖佇立空中,急趨而返,謂其女言:『我見到佛,就要走了!』當即交待一 切,沐浴更衣。轉身回房,將房門掩上,並說:『等過了三十六小時,再開門見我,一定要聽從我的話,不要忘記。』女如其言。歷三十六小時推門入房,已泊然坐 化矣。

 

韓華忠

 

韓 華忠,浙江蕭山縣人。油坊職工,二十四歲遷居紹興。居士本吃花素,未斷葷;六十歲時,夢中見觀世音菩薩,囑持長齋,才開始吃長素。擔任紹興佛學會會長,達 十餘年之久。宏法利生,始終不懈。當六十九歲時,將職位辭去,專修淨業,一心念佛。八十三歲,無疾坐化。臨終前七日,對人說:『我將往生。』即不進飲食, 專持聖號。臨命終時,教人就佛前從速燃香,即趺坐念佛往生。往生後,面容含笑,見者歎為稀有。

 

方志鵬

 

方 志鵬,上海人,住溧陽路常樂裡十五號,佛教居士林職員方振亞之子也。六歲與鄰兒嬉戲於門前,有一行腳僧過其家,見之曰:『此是誰家兒?是兒是老和尚轉世而 來也。』其母此時尚未信佛,不以為意。年十歲,進聖芳濟外語學校讀書。該校學生每晨需背誦聖經,志鵬對之不感興趣,而心慕佛教。見丐者,恆貝周給之。常不 惜忍餓,節省其母給與之早點費,捐獻與學校倡辦之孤兒院。其樂善好施,異於常兒。志鵬好學中國文學,每見古文,閱讀一遍即能領會其意。十六歲時,外祖母病 重,志鵬焚香禮拜,願減己壽以益之。外祖母病果愈。年十九時,當臘月一日,忽背人書一紙條,藏於枕下,云:『母親!我要去了,請你不必悲傷。』其母發現 後,問將何往。答曰:『我寫寫罷了!』七日後,晚間,其母聞香氣滿室,作烥檀味。次晨又聞木魚之聲。而志鵬即於是夜,無疾終矣。臨終之夜,志鵬仍讀書至九 時就寢,夜間一無動靜。次晨其母呼之起床,志鵬不應。右脅而臥,蓋已逝矣!時一九四八年也。其母痛子早逝,到法藏寺,見興慈老法師。法師開示曰:『父母夫 妻子女,有緣則會,無緣則散,不須悲也。』其母因此而悟,亦信佛矣。豈非其子度母也。


 (摘錄自聖域佛教)






  
             嗡嘛呢 唄咩吽        
頂部



本站資源,歡迎引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彌陀山莊 - 專門弘揚彌陀淨土法門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