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修行地藏七功課重在堅持
Jill (彌陀山莊)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華 48
積分 25354
帖子 1560
積分 16870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8-10-19
 
發表於 2014-6-9 06:29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本站新網將完成,舊網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到新彌陀山莊給予建議,阿彌陀佛 !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修行地藏七功課重在堅持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修行地藏七功課重在堅持

 

(資料來源:學佛網)

 

我是內蒙古赤峰市人,參加過三次打七。北京第四期,大同四十八期,大同六十六期。打完大同四十八期,冉居士曾囑咐我寫一篇日記,當時答應了冉居士,後來由於種種原因,主要是由於自己懈怠,日記一直沒能寫成。這次走時冉居士又特意告訴我寫一篇日記。說實話,如果再不寫,自己覺得實在不好意思。這才理了一下思路,寫了這篇日記。寫的不當之處,希望老師和同修們指正。

 

一 、學佛起源

 

2008年一月份,女兒生了重病,被北京兒童醫院確診為系統性紅斑狼瘡,並發狼瘡腎炎。這是一種當今醫學治療不了的病。當醫生告訴我們孩子得了這種不治之症時,我和丈夫如雷轟頂。當時的絕望心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表達。那時正值2008年春節,我們全家人,包括我弟弟妹妹(其他人沒敢告訴)過了一個淒慘的春節。兒童醫院不讓家長陪床,只是定期的去看。我每次去看孩子,走時心裡特別難受,擔心下一次會見不到女兒。這樣一直在醫院住了36天,孩子的情況稍有改善。又在外面等了10天,然後住院衝擊環磷酰胺,一種化療藥物。這一次在北京共呆了50多天,然後我們領著女兒回家了,說是領著,其實是我和丈夫輪流背著女兒去的火車站。

 

出院後的女兒已經虛弱的不能走路了。女兒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出院後就不再說話了,也不玩。每天就是躺著,餓了就吃飯。我們想盡辦法逗女兒開心。還是沒有用。記得住院期間,弟弟曾經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孩子的病通過學佛可能會好一些。當時自己很茫然,不知道怎麼學佛,以為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不過心裡就模模糊糊的有了一絲希望。那期間妹妹曾去遼寧青巖寺拜歪脖老母(觀世音菩薩)。等我們從北京回來,妹妹也拜完歪脖老母,告訴我們每天念南無大慈大悲歪脖老母。那時我也得了抑鬱症,每天控制不住自己就想一死了之,只是覺得孩子沒人照顧才不敢去死。

 

拜完歪脖老母,我的抑鬱症好多了,心裡也不那麼難受了。女兒的情況卻沒什麼好轉,甚至她做夢時還夢到老母對她搖頭,雖然當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卻增加了我學佛的信心。而且給丈夫減輕了不少負擔,不用既擔心孩子又擔心我了。弟弟告訴我每天沒事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女兒體質和精神雖然不好,但檢查結果還可以。尿蛋白不久就由三個加號轉成陰性,其他結果也比剛出院時好多了。

 

2008年四月份,女兒有一天說她想吃魚,我就到市場買了一條活魚回來給她燉著吃了,我是親眼看著賣魚的人把魚活活的敲死了。誰知第二天凌晨孩子就開始發燒。發燒還很奇怪,每天早晨5點開始燒,上午10點左右就自己退了。即使這樣,我們也很擔心,沒敢在當地醫院治療,又去了北京兒童醫院。住院後仍然如此,每天早晨發燒,中午就退。醫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而且做肺CT時,還看到有陰影。醫生按照肺炎治療了一段時間,也沒什麼效果,還是每天發燒。到了第15天,燒莫名其妙的退了,可肺部的陰影卻越來越大。醫生懷疑是紅斑狼瘡復發了,而且侵犯到了肺。我和丈夫都很著急,可也沒辦法。

 

我打電話告訴了弟弟,弟弟也很著急。就去網上搜索有關狼瘡肺的資料,卻不知怎麼無意中看到了山西小院的紀錄片,我想那就是地藏菩薩開始救我的女兒了。紀錄片中正好有一個和女兒得一樣病的人,就是誦地藏經治好了病。弟弟立刻發短信告訴了我。我當時就像看見了救命稻草(很長時間都不捨得把這條短信刪去),真想馬上就念地藏經。可是從來沒接觸過佛法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地藏經。弟弟見我著急,就告訴我等孩子出院回家再念,在醫院這段時間可以稱地藏王菩薩聖號。他在家會從網上給我打印好地藏經。於是,我就不管是走路還是在醫院陪護女兒,就一直不停地稱地藏菩薩聖號。過了一個星期,又給女兒做了一個肺部CT,陰影神奇般的小了很多。我們看孩子也沒什麼事了,我們就出院了。順便告訴還未吃素的同修們,由於吃了一條魚,我們在醫院花了將近三萬塊錢。也沒檢查出是什麼病,這就是現世現報,實在是太可怕了。

 

回家後弟弟就告訴我和女兒要少吃肉,我雖然當時也不知道什麼是業障和冤親債主。但是也覺得自己應該吃素了。開始沒讓女兒吃,我先自己吃的,過了不長時間,我商量著女兒讓她也吃素,孩子倒是沒說什麼,可她爸爸不同意,怕孩子吃素營養跟不上。當時我也沒聽他的,就說試試吧。於是女兒也不再吃肉了。

 

記得回到家那天是五月十八號,當天晚上我就開始誦地藏經。開始由於不熟悉誦的很慢,還回向給了法界眾生。上網去查,才知道應該回向給自己的冤親債主。可女兒身體那樣虛弱,我就讓丈夫和我一起誦,都回向給女兒的冤親債主。可是這樣對女兒恢復的效果也不是很好。網上說自己誦最管用,我就商量女兒讓她自己誦,孩子很聽話。開始時三天誦一部,過了幾天就一天誦一部。也就誦了十幾天,孩子的精神狀態神奇般的好起來了。只是體質還不好,走路不能時間太長,一個是也走不動,另一個走路時間長了腿和腳都腫。並且這期間又有了尿蛋白。我當時深信誦地藏經能好,也沒去醫院,過了將近一個月,尿蛋白才成陰性。那時我也很精進,每天誦七部地藏經,全部回向給女兒的冤親債主。

 

八月份,我上網查資料,無意中加入到地藏七的QQ群。薛美玲師兄告訴我冉老師每天晚上在UC房間開示。我就每天進到UC房間聽老師開示,這時才知道了地藏七修行功課。誦經的同時還要拜懺。感謝薛美玲師兄,從網上給我發過來大懺悔文,就自己抄了一份,開始自己拜懺。當時女兒走路還費勁,多數時間還是躺在床上,丈夫也反對女兒拜懺,怕累著她。說實話我自己心裡也沒底,就自己拜了一段時間。由於著急,我就趁丈夫不在家的時候。讓她跟著我拜懺,孩子雖然聽話,可體質實在不好。沒辦法我就只好讓她在床上一直跪著,我給她念,偷偷的拜了幾天。結果我發現她並沒有累出尿蛋白來。而且體質比以前明顯好多了,我們也就不再瞞著她爸爸。並且不在床上拜。在地上拜時她也只能是一直跪著拜。即使這樣,她的體質也越來越好,走路越來越有勁,腿腳也不再腫了。這期間就有師兄勸我去打地藏七,可因為機緣不成熟。我認為孩子的體質不好,去了也不能堅持功課,所以就沒去。在家我卻加大了自己和女兒的功課量。女兒恢復的這麼快,我也不再給她回向,誦經時回向給自己的冤親債主了。

 

十一月份時,我在網上看到北京也能打七,就想去北京打七,所以又對女兒說拜懺時還是站起來,否則打七時跟不上。聽話的女兒就艱難的站起來,每天拜一次。正好12月份孩子要去北京複查,所以就決定去北京打七。那次複查結果也可以,除了尿潛血還有三個加號,其餘的基本正常。

 

二、三次打七

 

12月10號那天下午,我和丈夫領著女兒來到北京道場。當時心情很激動,晚上冉波居士給我們開交流會。第二天就開始打七,每天三個大懺七部經。我和丈夫能跟上。我擔心女兒會跟不上。可讓我和丈夫想不到的是,女兒也能堅持下來,功課一次也沒落下。當時打七的目的就是想盡快的治好女兒的病,所以每天都認真的堅持功課,就是不能跪誦。雖然在地藏王菩薩面前懺悔了,卻沒有發自內心的去挖掘自己心中的毒素。所以那次受益不是很大。只是初步的瞭解了地藏七的方法。不過說起來那時也還是有些感應的,只是時間長了就不記得了。記憶深刻的就是冉波居士曾對我說,我打電話報名那天,他就夢見了我女兒,因為女兒吃激素吃得很胖,他夢中就出現一個大頭娃娃,見到女兒,他立刻就認出來了。我當時覺得這個夢很神奇。更堅定了修行的信心。另外,有一點我要說一下,那時丈夫雖然去打七,但是對佛法生不起信心,他認為孩子會累出尿蛋白來。我們打完七又去兒童醫院給女兒化驗了尿常規,尿蛋白竟然還是陰性,可見丈夫的擔心真是多餘。

 

從北京回來後,我就打算再去大同打七,2009年1月份,正好我們放寒假,女兒由於休學在家,也沒事。我就往大同道場打電話報名,本來打算我們全家三人都去。可那時由於自己做事態度強硬。沒經丈夫同意就給他報名,買車票。或許是丈夫的機緣還不成熟,更多的是我自以為是的態度,我和丈夫吵了好幾天架後,他還是沒去。我只好自己領著女兒去了大同。因為已經在北京已經打了一次七。方法基本掌握,只是心念不轉。打七的前一天晚上開預備會,主持人子茗統計買回去的車票。我就不想買,因為我想連續打兩個七,春節也不回家。可子茗說春節期間已經報滿名了,估計不能留下。要我和冉居士商量一下。

 

第二天晚上,也就是打七的第一天,我見到了冉居士,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冉居士也說春節期間人很多,不能留下。我當時心裡很不服氣。其實這之前女兒就對我說過不能留下,因為還有很多人要去打七,我們不能太自私,要給別人留下機會。我們知道了方法回家堅持就好,別的同修還不知道,我們應該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學習。我卻以為這是女兒找的借口想回家過年。結果沒想到冉居士也這樣批評我,當時我還不理解,固執的認為孩子病的這麼厲害為什麼不讓我們在這兒治?打七不就是為了治病救人嗎?為什麼就不讓我們留下呢?冉居士批評我時曾對我說,孩子根本就沒問題,而是我有問題。我當時心裡很不服氣,心想我有什麼問題,我又沒生病。可不服氣歸不服氣,春節期間是不能留下了。我只好買了回去的車票,準備打完一個七就回家了。

 

因為我不能打兩次七了,所以我很珍惜這次機會,每天早晨很早起來跟著子茗師兄拜大懺。並且誦經時堅持跪誦。跪誦時膝蓋真的很痛,所以說這次我是真實的體諒到了冤親債主的苦。所以在這次發露懺悔時。我深刻的反省了自己。把上次沒懺悔乾淨的又懺悔了一次。殺,盜,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嗔,癡。把自己能想起來的都說了出來。不知自己墮掉的孩子在哪流浪。所有這些,在地藏王菩薩面前當著同修們痛哭流涕的敘述了一番。自己所造的惡業和所受的果報相比還輕了很多。冤親債主真是慈悲,從來沒有過多的折騰我。而且認識到自己確實像冉居士說的那樣,心態有問題。圓滿的打完這個七,受益很大。領著女兒高興的回家過春節了。

 

過完春節,我們就讓女兒上學了,她整整休了一年學。上學後,由於學校的作業也很多,我只好調整我們做功課的時間。早晨早起拜懺,每天三次,誦經隨時間定,女兒一天誦一到兩部,其餘的在上學放學路上稱聖號,晚上一起回向。我每天基本能誦三部經,除了極特殊情況,我們從來不落下功課,寧可少讓孩子寫作業。即使是在上學,女兒的身體也在穩定的恢復。就是今年三月份,女兒又出了一次意外。我們要去北京複查的前一個星期的一天。她又莫名其妙的發燒。燒到40多度。女兒的病只要發燒,就意味著復發的可能,可我知道拜懺管用,也不很著急。孩子雖然燒的起不來床,我就讓她躺著默念大懺悔文,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吃了點退燒藥,中午時就好多了,下午我領著她連續拜了五次懺。到晚上就好了。一個星期後去北京複查,有一項結果成陽性。我知道這可能是孩子又有一批新的冤親債主來求超度。所以不敢掉以輕心,回來後又加大了功課量。一個月後再去檢查,這項結果就恢復正常了。到了六月份去北京複查,除了潛血一個加號,其他的就都正常了。要知道,醫生說女兒的這種病,蛋白,潛血很難轉成陰性,尤其是潛血可能一輩子都會是三個加號的。我們打了兩次七,潛血由兩、三個加號變成一個加號。太難得了。連對佛法生不起信心的丈夫都高興地說,是修行佛法把女兒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七月份孩子放了暑假後,我們打算再去大同打七。這次買票,報名,請假都很順利。我領著女兒再次來到大同,這次也沒多想孩子的病。心裡比較清淨。雖然是第三次打七。我仍然很珍惜這次機會。心想自己一定要精進爭取這次更能受益。下面我就談談這次打七的感受。

 

7月20日,早晨到了舊道場,在舊道場拜了一次大懺,誦了一部經。來到新道場,今天誦經就有反應,噁心,肚子疼,嘴發麻等。開交流會時,主持人講了地藏七修行功課,讓我們更深入的瞭解了修行方法。知道了利益眾生的是善,利益自己的是惡。

 

7月21日,打七第一天,拜六個大懺,兩個小懺。誦七部經,其中四部是跪誦的。上午誦經時仍然很難受,還是噁心,並且困。坐著誦經就能睡著。今天誦經時在經書上看到五顏六色的花朵出現,有四五次。經過主持人的講解,我知道昏沉是業障重的表現。明白了因果後,才明白我們平時說的吃啥補啥是錯誤的,其實是吃啥害啥。真感謝冤親債主把我引進了佛門,讓走到懸崖邊的我又返回來了。主持人告訴我們,如果昏沉跪不住,就求地藏王菩薩加持,試了幾次,果然管用。

 

7月22日,拜六個大懺,三個小懺。跪誦七部經。今天雖然誦經時不睏,但是中午追頂念佛時困,閉上眼就能睡著。下午誦經時經常感到右腳心發熱,我知道是地藏王菩薩在加持我,在給我治病。這天誦經時有一個心得,跪不住時,就堅持下去,跪不住了,坐著也累,站著也累。只要一品一品的堅持下去,跪誦一部也沒問題、今天誦經時有兩個師兄附體,這使我真實的看到了冤親債主的苦。要知道,他們比我們要難受不知多少倍。

 

7月23日,拜六個大懺,三個小懺。跪誦七部經。昨天拜懺時腳上磨了一個大泡,泡破了,成了一個大口子。以為今天拜懺會很困難,結果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雖然腳很疼,但是也堅持下來了。可見佛力的加持不可思議。早晨拜大懺時,烏魯木齊的師兄上了一柱香,不一會香上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蓮花瓣。中午追頂念佛時,保定的張大爺上香,我和女兒又看到了蓮花瓣,而且不停的轉。誦經時還聞到香味。今天誦經狀態不好,主持人說是因為明天要放生了,又有冤親債主求超度了。佛菩薩真是慈悲,我們只要稍微有點真誠心,佛菩薩就會加持我們。

 

7月24日,拜十個大懺,一個小懺。跪誦六部經。因為今天放生,自己在車上誦了兩部經。盼望了好幾天,終於去放生了。到了水庫,我們先放鳥。給小鳥們念了三皈依,念著佛號。有很多小鳥都不離去,有的靜靜的聽佛號,有的在草地上走動。放完鳥又放泥鰍。女兒要光腳去水裡放,我覺得水太髒,不想讓女兒去,但是隨即就覺察出自己的自私。於是,我也光腳去了水裡。把一箱一箱的泥鰍放到水裡後,他們歡快的跳著舞,不肯離去。有幾隻泥鰍到我腳邊,感覺它們在啃我的腳心,心裡起了嗔恨心,覺得它們很煩。但是立刻就想這一定是自己前幾世的親人來看自己,所以才不肯離去的。

 

馬居士領著我們大聲的念阿彌陀佛聖號,我們都盡力的大聲喊。在這期間看到有一隻很大的泥鰍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跳著美麗的舞蹈,真是漂亮極了。過了一會,有一隻泥鰍游到我腳邊,身子彎著,它是在鞠躬。我把它捧到手上,它一動不動。把它放到水裡,不知什麼時候,又游到我身邊。女兒也看見了它,還以為它死了呢。可我分明看見它的鬍鬚在動,又把它捧到手裡。女兒用手機給它照了好幾張相。問我它怎麼不走,我說是我們前世的親人,才不捨得離開我們。但是它就是不肯直開身子。我和女兒淚流滿面。心裡默默的說,親人啊,你走吧。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它才走了。今天誦經時有好幾部都聽到有不同的聲音在我耳邊跟著誦經。

 

7月25日,拜了八個大懺,一個小懺。跪誦六部經。下午的第一部經困,只好站起來誦。因為今天要燒皈依證,後面的兩部經是連著跪誦的,可見只要自己有毅力,跪誦兩部也是不成問題的。今天幾乎每部經都聽到旁邊有聲音跟著自己誦經,有小孩,有男人。還有一個聽起來是老人的聲音,很微弱,聽到這個微弱的聲音,不知為什麼。起了嗔恨心,覺得很討厭。起了這個念頭後,心裡立刻就很難受。於是我趕緊向地藏王菩薩懺悔,才好些了。今天冉居士給我們開示,告訴我們要轉變心念,我覺得自己還是很自私。和同修們搶著洗澡,想著自己的私事不去刷碗。看到有些同修不順眼,還在心裡討厭人家,在此我向所有我在心裡傷害過的同修真誠道歉。

 

7月26 日,拜九個大懺,跪誦七部經,今天不停的感覺到佛菩薩的加持,感覺到右腳心熱,聞到有三、四種香味,很殊勝。誦經時還聽到哭聲和男人或小孩跟著誦經。晚上追頂念佛時,兩個膝蓋很疼。晚上吃飯前女兒告訴我冉老師來了。我看她激動得快跳起來了,我聽到這個消息也很高興,急忙跑去看老師。因為在北京道場見過老師,老師還認得我,簡單的問了一下女兒的情況,而且告訴我堅持下去就一定會好的。

 

7月27日,拜六個大懺,三個小懺。誦六部經。今天是最後一天打七。主持人說今天冉居士要開示,所以少誦一部經。今天只跪誦了三部經,其他三部經都困。早晨拜完大懺渾身都難受。大概又有一批新的冤親債主來求超度了,看起來我們無始劫以來傷害的眾生真是無數。不是誦幾部經或打幾個七就能把冤親債主全部超度的。

 

7月28日,很多師兄昨晚就走了,記得四十八期有個師兄說,我們剛熟悉了,就分開了。和走的師兄灑淚而別。本來以為今天早晨起不來了,結果還是三點就起來了。拜了三個大懺,女兒後來也起來和我拜了兩個大懺。我跟女兒說我們去給地藏王菩薩磕十個大頭吧。於是,就念著地藏王菩薩聖號,身體輕飄飄的拜下去。也不知拜了多少個,有師兄喊我們去吃飯。吃完飯和義工們幹活,涼床單、手套等。收拾院子,很開心。和義工張大爺說了一會話,我以為大爺就是大同附近的呢,沒想到老人家是河北的。後來冉老師來道場了,李居士說老師要開示,我們就去了佛堂。但是因為忙著趕火車,所以沒聽完老師開示就走了。幸好火車晚點,否則就趕不上車了。

 

由於走的匆忙,沒來得及吃午飯,冉居士和張大爺給我們裝了飯,告訴我們在火車上吃。冉居士一直把我們送到大門口,想起冉居士的慈悲,以及當初對冉居士的不理解,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我深深的給冉居士鞠了一躬。沒有地藏王菩薩,我們一家人現在很說不準是什麼樣呢。冉居士對我說,快走吧,別誤了車,明年再來吧。那時的感激心情,也不是用語言能表達清楚的。坐到車上,我流了一路的淚,全是感激的淚。

 

三、打七感受及總結

 

(一)修行重在堅持

 

自從2008年五月份誦地藏經,我和女兒一直在堅持。開始就只是誦經,知道了地藏七功課後就按功課修行。不但女兒的身體恢復的特別好,我自己身體的很多慢性病也好多了。觀念也有了很大的轉變,對過去的一些錯誤觀念,下意識的改變。知道用五戒十善要求自己。老師說過,我們現在只要知道自己哪裡錯了,即使一時半會改變不了也沒關係,堅持修行,就一定會改變的。現在我雖然還生不出往生西方淨土的信心,也想像不出極樂世界的美好。但自己已經深信因果,深信生命輪迴了。

 

現在我的家庭也比過去和睦了,過去由於自己業障太重,看別人不順眼,包括丈夫和他的家人,那時只要有時間就嘮叨公公婆婆。不管丈夫的感受,經常因為這些事情和丈夫吵架,覺得人家的父母一無是處。直到打完第三個七我才主動地回去看了一次公婆。這次打七回來,丈夫對我說,你的變化還真是挺大的。現在丈夫在外地工作,家裡就我和女兒。我倆互相監督,互相鼓勵著做功課,其樂融融。

 

丈夫由於去年在家照顧女兒,丟了工作。今年五月份也找到了工作,看他幹的也挺起勁。我在單位由於種種原因,不受重用,但是現在能心平氣和的對待。和同事之間都能和睦相處。

 

由於自己悟性不是很強,但自己覺得還比較聽話,基本能按照修行功課要求的去做。就是老實修行,其他的經或法很少看。我覺得這樣反而受益更大。

 

每當自己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以前呢,就怕女兒的病復發。不敢不堅持,現在呢,看了地獄變相圖,又怕自己哪天掉進地獄。把地藏七功課當成救命稻草,自己還有那麼多的冤親債主、歷代宗親。等著超度,他們更苦。

 

老師開示時曾對我們說,修行地藏七功課很簡單,不用花錢,吃素還省些錢。就能受益,何樂而不為呢。另外,在我們修行的時候,總是有佛光照著我們要知道,佛光是免費的。我們何必再去花錢做一些沒用的事情。

 

(二)修行要從自身做起

 

自從從網上知道了地藏七功課,尤其是打完兩次七後,覺得修行功課太好了,就去勸別人也修行。尤其是家人,為此引起了家裡很多人的煩惱。當初勸姐姐學佛,自己理解的不多,變化也不大,就對人家大談修行的好處。結果姐姐非但對學佛不感興趣,我每次對她說起學佛的事,她就很反感。知道後,就再也不敢對她說學佛的事。半年後,她自己也要去大同打七了,並且如願的打了大同第六十五期。可是我這次打七回來,又犯了上次的錯誤:聽說父母不堅持拜懺,就特意回到父母家,對父親不堅持誦經拜懺非常氣憤,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引起了父親的很多煩惱,直到我走時也沒能說服父親。回家後,就再也沒給父親打過電話,冷靜的處理了這件事情。後來聽姐姐說,父親現在也在拜懺誦經了。所以說當我們自己還沒有修行好的時候,就一定不要去勸別人學佛,因為自己根本沒有說服力,只有當自己各方面都向好的方面發展了,說話才有份量,這時別人就會主動找上門來了,當他問時,我們再告訴他,也為時不晚。

 

(三)修行學會了忍受

 

以前沒學佛時,對傷害自己的人從不忍讓,向來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還自以為自己沒有吃虧,事後心裡很高興。可學佛後,這種觀念改變了很多,雖然有時做的也不好,但是能立刻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比如說當別人無緣無故的傷害我時,我會想:我一定是前世傷害過人家,這樣一想,心裡就平靜多了。所以說我們盡量不要發無名怒火,忍辱也是在給自己消業障。我們一定要學會忍讓別人,這樣才會使我們的生活更加和諧。

 

感恩地藏王菩薩把我們一家都從地獄中撈了出來;感恩地藏七給我們指正了學佛的道路;感恩冉居士的一番話讓我轉了心念;感恩道場的義工菩薩們為我們這些去打七的人做的一切!

 

南無阿彌陀佛

 

(女兒丹凝說:我打完六十六期後回家來化驗潛血就轉為陰性了,沒有加號了,我媽媽寫日記時忘記寫了。)

 

 

 

內蒙古 赤峰 麻芳麗(女 38歲)

 

 






  
             嗡嘛呢 唄咩吽        
頂部



本站資源,歡迎引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彌陀山莊 - 專門弘揚彌陀淨土法門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