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倓虛法師:法師施食真靈異,鬼神成群來趕齋
Jill (彌陀山莊)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華 48
積分 25354
帖子 1560
積分 16870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8-10-19
 
發表於 2014-7-4 09:00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本站新網將完成,舊網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到新彌陀山莊給予建議,阿彌陀佛 !
倓虛法師:法師施食真靈異,鬼神成群來趕齋

法師施食真靈異,鬼神成群來趕齋

(資料來源:學佛網)


一個地方的興廢,按俗情來說。固然也在乎氣運;可是按因果來說,好壞興廢都是人的感應。普通常說,不愁無廟,只愁無道。現在一般出家人,多數是鉆營奔競,總想找到一個地方,自己當方丈做主人,或者是自修。可是,始終是南跑北顛,找不到一個相當地方住。這原因多是他平素不檢點自己,沒有行持,沒有道德。如果有行持,有道德的話,不用你去找地方,地方會上來找你。不怕在露天地裏,也能感應出地方來,這裏我可以舉兩個例子來做證明。

我初在沈陽小西關萬壽寺講學時,有兩位學僧是距沈陽不很遠,開原大塔寺的。那時大塔寺剛剛經戒五老和尚重修起來不久,這裏邊就有一段感應的故事。

最初大塔寺是一座古廟,院子很大,種很多地。老和尚,收有七八個徒弟,等老和尚圓寂後,後輩子孫不正幹,廟產蕩盡,因年久失修,廟也荒廢了,只剩原來的大塔尚未坍塌。在老和尚那七八個徒弟裏,有一個名字叫戒五,也就是後來復興大塔寺的。自從他那些師兄弟不務正之後,他因看不慣他們的行為,又無法攔擋,便自己一個人跑南方當參學;像金山、高、等,差不多的南方大叢林都住過,前後住了約十幾年光景。平素行持、道心、各方面都很好!

在南方參學之後,戒五和尚又回北方,看大塔寺已殘屋頹垣,瓦石堆積。他在塔旁邊斜坡著架起一小茅蓬,僅容開一人住。出進小茅蓬要曲著腰,可見茅蓬簡陋之極,僅不過當風遮雨而已。他在這裏,每到吃飯的時候,到外面化齋,回來就看經參禪,到晚間放蒙山,就這樣經過了二三年工夫。有一天當地一個最有錢有名望的姓劉的紳董,出來到莊稼地去了望,回家時,經過一條大路,時間已是快要黑天的時候了,見這條大路左邊有扶老攜幼來來去去的很多人,有的嘴裏還喊著“走哇!到大塔寺趕齋去!”他特意到道左來看無人,又見道右亦復如是,像這樣情形他看了不止是一次了。有時他想和這些人去說話,問明事實,可是等他快到跟前時,人影卻沒有了。因此引起了他的好奇心理,以為其中必有緣故。在他曾這樣想:大塔寺已竟沒人,荒廢很多年了,還到什麽地方去趕齋?為了要解決他的疑心,於是親自跑到大塔寺去訪問,到那裏看什麽也沒有,只是亂瓦亂磚,堆積一大片。塔旁邊一個像叫化子住的小草蓬,裏面住一個和尚。劉紳董到草蓬門口一看,原來就是大塔寺的子孫戒五和尚,說起來劉紳董和他們上一輩的老和尚都還是知交。戒五和尚和他談了些關於闊別後到南方參學的情形;和回北方後近二三年在大塔寺住的情形;並擬復興大塔寺。劉紳董又和他談在馬路看到很多人來大塔寺趕齋的情形特來訪問,戒五和尚說:“那想是因我每天在這裏放蒙山,超度一切無主無依孤魂,他們要按時來趕齋。”劉紳董聽到這裏,忽然很驚奇的說:“佛法真有靈驗!只是怕人沒行持,既然這樣,你出緣簿,我幫你化緣,復興大塔寺。”戒五和尚說;“我這裏什麽東西也沒有,怎麽能出緣簿?”劉紳董說:“只要你出個名就行,我來給你做緣簿!”因為劉在當地是首戶,財勢兩得,他自己做了一統緣簿,讓戒五和尚出名,他自己捐了一部分錢,又從旁化了一部分,不幾年就把大塔寺重修起來了,大家請想:戒五和尚原來住著一個小草蓬,簡直像露天地一樣,他自己每天真參實行,並沒滿處跑著去找護法,而護法卻找到他跟前來把廟修起來了。

還有大家所熟知的奉化雪竇寺,最初由妙高禪師創修,也是類似這樣情形。那是一九一八年,摩臣法師由觀宗寺到奉化雪竇寺去做方丈,我們同學的學僧,共去了二十幾個人,給他去送座。臨去時,先坐江輪,下輪船後,換乘竹排,乃十幾棵茂竹編成,兩稍挑起,兩根相對,成一小劃船,在河裏面走上去。我還是生平第一次坐這樣小竹船,河兩岸很狹窄,水也很淺,有時走起來,水裏的石頭,劃的船底嗤嗤作響。四圍山色,一緶殘照,走起來覺得很寫意的。

到了雪竇寺,那裏久住的師傅們,就和我講起妙高禪師的事跡來。在雪竇寺上面有一妙高臺,據說當初妙高禪師,就在那裏修行,精進用功,晝夜不息。因為一個人的精力有限,日子久了,難免打磕睡。妙高禪師,看到自己的生死未了,天天打磕睡,耽誤的不能用功。於是跑到妙高臺邊上跏趺而坐,下面是幾十丈深大山澗,如果打磕睡一頭張下去,就沒命了,他的意思,在這裏靜坐,是警策自己,免得再打磕睡。事實上因他工夫還沒用到家,仍不免打磕睡。有一次他打磕睡,真的就摔下去了,他自己也知道這次是沒命了。可是當他剛剛掉到山半腰時,忽然覺得有人把他雙手托著又送上臺來。他很驚喜的問:“是誰救我?”空中答曰:“護法韋馱”妙高禪師想:還不錯!居然我在這裏修行,還有韋馱菩薩來護法,接著又問:“像我這樣修行的人世間上有多少?”空中答曰:過恒河沙數之多!因你有這一念的貢高我慢心,二十世不再護你的法!”這時妙高禪師,痛哭流涕,漸愧萬分!心又轉想:原先在這裏修行,好壞不說,還蒙韋馱菩薩來護法,現因一念貢高我慢心起,此後二十世他不再來護法了,左思右想,唉!反正是那麽回事了,不管他護法不護法,我還是坐這裏修我的,修不成,一頭張下去,摔死算了。就這樣,他依然坐在妙高臺上去修行。(臺如簸箕形僅容一人,)坐不久他又打磕睡,一頭張下去,這次他認為決定沒命了,可是當他剛剛快要落地的時候,又有人把他雙手接著送上來了。妙高禪師又問“是誰?”空中答曰:“護法韋馱!”妙高禪師說:“你不是說二十世不護我的法嗎?怎麽又來!”韋馱菩薩說:“法師!因你一念慚愧心,已超過二十世久矣。”於是豁然開悟!佛法的妙處也就在這裏,一念散於無量劫;無量劫攝於一念。所謂“十世古今不離當念,微塵剎土不隔毫端。”

之後,妙高禪師在那裏天天精進用工,敲木魚誦經。那時還在宋朝時候,他敲木魚念經的聲音,遠聞於幾千裏之外的當今皇太後之耳,皇太後因天天聽見有一出家人敲木魚誦經,有時睡夢間還能見到此人,但亦不知聲音來自何處。在附近左右找,那裏也找不到。以後畫影圖像,遍下聖旨來找此人,末了在妙高臺找到,是妙高禪師。朝廷看他是有道有德的高僧,於是由皇上家出錢,在那裏給他修一所大廟,即是雪竇寺。大家請想:這不是在露天地裏感應出來的大廟嗎?不是也沒滿處跑著去找地方嗎?只要你有修行,有道德,地方會現現成成的給你建設起來的。

——恭摘錄自《影塵回憶錄》





  
             嗡嘛呢 唄咩吽        
頂部



本站資源,歡迎引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彌陀山莊 - 專門弘揚彌陀淨土法門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