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真學佛 新起點
Jill (彌陀山莊)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華 48
積分 25354
帖子 1560
積分 16870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8-10-19
 
發表於 2014-6-9 07:17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本站新網將完成,舊網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到新彌陀山莊給予建議,阿彌陀佛 !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真學佛 新起點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真學佛 新起點

 

(資料來源:學佛網)

 

 

從山西小院打七回來已經有三周的時間了,早就想動手寫這篇打七日記,但由於工作、生活上的一些原因,致使到現在才拿起筆來,把自己在山西小院打七的感受、感想以及這三周的學佛情況寫出來,以求與各位同修共勉。


這三周的時間裡,人雖然在北京,但卻不時想起山西小院的一情一景,冉居士的敦敦教誨時常響在耳邊、小院中的諸位居士和各位同期修學的各位師兄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現眼前,一切都是那麼的溫馨、那麼的和諧、那麼的難忘。


就像劉居士當初建議我去山西小院打七修學時所說:相信你會不虛此行,你會有所收穫的。是的,我認為自己在這次打七的過程中收穫頗豐,下面我就先把自己在山西小院打七期間所經歷的比較「典型」的事件一一寫出來。

 

 

山西小院佛堂最初印象


在正式打七的前一天將近晚上,我才到的山西小院,把自己帶來的東西整理一下後,就到佛堂去誦經,因為自己之前已經在家跪誦了幾部經,所以本次也習慣地跪了下來,剛跪下一個描述感覺的詞就湧現在腦海裡:舒服,比在家裡跪著舒服多了,接下來在誦地藏經時,輕輕地翻著經書的紙張,又一個舒服的感覺出現在腦海中(我原來用的那部經書翻起來有點費勁),兩個舒服的感覺就是對小院最初的感覺,最初的印象,從這一點就證明了冉居士她們為在此打七修學的人做了多麼細緻的準備。

 

 

全身出汗的第一天誦經


真正開始打七的第一天上午誦經過程中,竟然汗流滿面、全身出汗,汗水順著臉頰向下淌,這在以前誦經時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相信這是佛菩薩的加持、是佛光照耀的結果,南無地藏王菩薩。

 

 

一次勸勤勉的提醒


記得在打七的第二天早晨將要到起床的時間時,一向很少做夢(或做完夢一般也不記得)的自己在似睡非睡時,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來,大概是勸自己趕緊起床去修學吧,不要在睡覺了」,我馬上意識到這肯定是佛菩薩在提示自己學佛要精進、不能偷懶,於是馬上起床做準備去佛堂誦經了。

 

 

淚流滿面的繞佛


打七第一天的晚飯後,徐居士組織大家準備繞佛,先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當繞佛時,可能會想起各種事情,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都是正常的。開始繞佛了:男同修排隊在前面走,女同修排隊在後面跟著,兩個人一組向佛菩薩恭敬行禮,我在第三組,第一個杜師兄剛邁開腳步,我還沒有開始挪動,但卻發現自己的眼淚已經湧了出來,馬上就淚流滿面了,我不知道,當時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後來想,可能是在這特定的氛圍中,一下子喚起了自己慈悲心的緣故吧。口中念著阿彌陀佛的聖號、眼睛注視著阿彌陀佛的聖像,而眼淚還在止不住的流淌著,而且鼻涕也流了出來,拖了好長,如果不是徐居士事前先提示過大家「發生什麼都是正常的」,我真有點不好意思了。我相信自己的心靈在繞佛的過程中得到了一次徹底的清洗。

 

 

從追頂念佛時開始的真心懺悔


打七第二天的晚上在繞佛後,在開始追頂念佛時,可能是聽完當天冉居士開示的緣故,在追頂念佛的過程中,自己的頭腦中一直在想過去曾造作的殺業:那麼多鮮活的生命都因自己而死,在無知的狀態下竟做錯了那麼多的事情,我怎麼能這麼做呢?想到這些眼淚再一次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哽咽著誦著阿彌陀佛的聖號,以至於在念佛的過程中也只能是斷斷續續的誦著佛號,這顆開始懺悔的心已不能再那麼平靜的去念佛了。

 

 

震撼心靈的放生


打七第四天下午,按照原計劃,要去集體放生,但不巧的是前天晚上下了雪,氣溫一下子下降到零下十幾度,天氣寒冷、特別的寒冷,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大家去放生時興奮的心情、也絲毫沒有阻擋住大家去放生的熱情。從市區出發了,有一大卡車的泥鰍,來到了放生的地點,河水已經結了很厚的一層冰,凜冽的寒風中,有的師兄開始用帶來的鐵鍬、鐵鎬破冰,其餘的師兄開始從車上搬運泥鰍到已破掉的冰口,在搬運的過程中,我注意到大家都是那麼的小心:有人用雙手把掉出來的小泥鰍重新放到箱子中;有一個人自己搬箱子的,有兩個人共同抬箱子的;從動作上看,大家確實都是在用心去呵護這弱小的生命。

 

我自己開始時也與其他師兄抬了個箱子,後來我發現我自己可以搬的動,我就開始自己搬。開始放生了,我看到在放生的過程中,有許多小泥鰍掉在了冰上,沒能到河水中,就用戴手套的手把它們送入水中,後來乾脆把手套脫掉,直接用手來送他們到水中,邊送邊說著:放心吧,我會全部把你們送到水中去的,一個都不能少,讓你們重回大自然的。放生的過程中放起了阿彌陀佛的音樂,大家也開始跟著誦起了阿彌陀佛的聖號,在這天寒地凍的河上、河邊,大家放生的這種熱情、這種激動人心的場景與這極寒的天氣形成了鮮明的對照,給了我很深的觸動。然而給我更深心靈震撼的是另外一個場景:在放生結束準備返回時,我突然想看一下已經放到水裡的這些泥鰍在什麼地方、到底怎麼樣了,當我走近放生的冰口時,我看到了令我的心靈受到巨大震動的場景:這些小泥鰍不但沒有離去,而且全部整齊的搖著尾巴,全然沒有了剛才放生前在箱子裡的看上去很無奈的樣子。冉居士走過來說:你看看,它們的頭都朝著一個方向,是啊,我這時注意到了它們的頭都朝著放阿彌陀佛音樂的方向。這可是在零下十幾度的情況下啊,阿彌陀佛,它們沒有馬上離去,它們卻是在感恩!我永遠忘不了這個場景,它給我的衝擊太大了,由此我也堅定了我開始吃素的的決心。

 


讀誦釋淨空法師《勸言書》時的眼淚


打七第五天,在下午集體誦經回向皈依後,由徐居士帶著大家讀誦釋淨空法師的《勸言書》與冤親債主進行化解溝通。我在認真讀誦著《勸言書》的同時,眼淚再次潸然而下,我覺得這勸言書言辭懇切、深深的觸動了自己的心靈,其中的句句字字都與自己的心靈產生了共鳴,所以又流下了無盡的眼淚,我在內心也真切的希望能與曾經被我傷害過的冤親債主化解冤仇,我也在為此而流淚。


為冤親債主歷代宗親代求往生淨土時的痛哭


打七第五天誦完、燒掉皈依證後,要為冤親債主歷代宗親代求往生淨土:願生西方淨土中,九品蓮花為父母,花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在這第一句剛誦3個字時,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由誦勸言書的抽泣變為了放聲痛苦,我當時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南無阿彌陀佛。


繞佛時聽到了阿彌陀佛的笑聲


還是打七第四天,晚上還是先繞佛、後追頂念佛。繞佛過程中,在經過播放機時,我突然聽到了笑聲,是阿彌陀佛的笑聲,我當時有點詫異和懷疑:這是真的嗎?腳步繼續向前移動著,當又一次經過這裡時,我不但聽到了阿彌陀佛的笑聲,而且感覺到這阿彌陀佛的笑聲像一束光一樣,瞬間直達我的心臟,這次我完全相信了,確實是阿彌陀佛的笑聲,這肯定是在給我信心、給我力量,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真是慈悲。

 

誦經時我也聽到了另一個誦經的聲音


打七最後一天的上午,我和大家一起集體誦經,誦經的過程中,突然從播放機那個方向漂來了另外一個誦經的聲音,這聲音和正常的播放機出來的聲音確實不一樣,因為之前徐居士和另外的師兄說起過這件事,所以,我在驚奇的同時並沒有感到太意外,這樣的聲音大概出現過三次,這使我增強了對南無地藏王菩薩的信心。

 

在第一排拜懺感受佛菩薩的加持


一般情況下,無論是拜懺,還是誦經我都在第二排靠右的位置,但打七的最後一天早晨拜懺時,由於當時第一排的位置還沒有佔滿,於是我就自動的從第二排挪到了第一排,而且離播放機比較近,誰知這一挪,有了我自己沒有想到的感受:原來在拜懺時,都是在拜一會兒後才出現嘔吐的感覺,才出一些汗,但是本次在第一排拜懺時,剛剛開始拜,嘔吐的感覺就來了,而且馬上就大汗淋漓了。有了這麼的對比,我自己想:原來在第一排時佛菩薩的加持這麼強啊,早知道這樣,我就早來這裡了。

 


以上列舉了一系列的自己感覺到「意外」之事,除此之外,還有兩件事我想也一定要說給大家。


一、 對跪誦地藏經時疼痛的認識、態度的變化


大家都知道跪誦地藏經效果會比較好,但跪的時間長了,膝蓋是真疼。從打七的第三天起,在集體誦經時我一般都是跪誦了,上午集體誦經有三部,誦第一部時跪誦沒有什麼問題,但第二部開始膝蓋就開始疼了,尤其到第三部堅持起來就更難了。在第三到第六天,我就這麼天天的堅持著,按自己的說法就是:和疼痛做鬥爭,看誰能鬥的過誰,即使再疼,也不動:我就要看看我始終不動的結果會怎麼樣?結果每次都能堅持下來,雖然之後是略微一動全身就疼,但至少在誦經時我是跪著的。但到第七天上午時,突然之間對這疼痛有了另一種認識:這疼痛比下地獄遭受各種懲罰可強多了,而且如果能用我的疼痛換得眾冤親債主的解脫、往生西方淨土,我自己再疼也是值得的。這種變化可能是打七的後幾天裡自己內心變化的結果:真正認識到自己殺生的錯誤,也知道了眾冤親債主其實也是很苦的,能通過自己的誦經把它們超拔到西方淨土,也是自己比較願意做的。所以在這打七的最後一天,才有了這對疼痛態度上的變化,由於這種心態的變化,使我受益非淺,下面會談到。


二、 注目阿彌陀佛佛像時的心理活動


山西小院佛堂的兩面牆上各掛著9尊阿彌陀佛的佛像,我很喜歡看阿彌陀佛的佛像,尤其是在繞佛時,我的眼睛看著阿彌陀佛,我的心在和阿彌陀佛進行著交流,那麼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呢?我從阿彌陀佛的佛像讀到是阿彌陀佛的慈悲、阿彌陀佛的圓滿太圓滿了,讀到的是自己的心靈距阿彌陀佛的巨大的差距,自己心靈的骯髒,就像《懺悔歌》中唱到的那樣:我們真誠來懺悔,願彌陀洗滌我心扉。是的,我真誠的來懺悔,我真的知道自己原來做錯了,願彌陀洗滌我心扉,阿彌陀佛!

 

 

打七期間的身、心變化


我感覺在山西小院打七期間身心上有以下這幾個變化或反應,在這裡分別敘說如下:


1、 嘔吐、拉肚子。我想這是大部分人都能感受到的,這其實也是消業障的過程,我第一次有嘔吐的感覺是在打七的第二天上午拜懺時,而下午這種感覺更強,第三天上午拜懺時終於真的吐了出來,第四天下午放生後回到小院,就開始嘔吐、拉肚子,其他的拜懺時間也都出現了嘔吐的感覺。


2、 身體比較明顯的輕鬆。在第四天下午放生後的比較明顯的反應,在放生結束上車返回前,突然感覺身體怎麼這麼輕鬆呢,原來也曾放過生,但從來沒有這麼明顯輕鬆的感覺,估計是好多冤親債主都被超拔到西方淨土了的緣故。


3、 由裡向外的內心歡喜。打七第五天的早晨,也是突然之間感覺自己的心像一朵花似的從心裡向外開放了,那麼的高興,其中的愉悅之情真是無以形容,我當時真想告訴大家自己的這種感受。


4、 強烈的感恩阿彌陀佛的心理。打七第六天早晨,自己的內心深處突然湧現出了特別強烈的感恩阿彌陀佛的想法,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5、 誦經時渾身發抖。打七第七天的下午集體誦第二部經的二、三品過程中,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抖動起來,從腹部、腰部開始向上下擴展,我當時是又興奮、又害怕,興奮的是想到這可能是冤親債主被超拔離開,往生到淨土中去了,害怕的是怕驚擾了兩邊正在誦經的師兄,所以還是控制了一下,沒有敢讓自己一直這麼抖下去。這種抖動的現象發生了四、五次之多。誦完經後,我向徐居士求證,徐居士說:那是好現象,有大批的冤親債主被超拔走了。南無地藏王菩薩摩訶薩,真是慈悲:其實我真的除了誦經,其他的也沒有做什麼,但地藏王菩薩已經把這些冤親債主超拔走了,它們終於有了一個好的歸宿。這種事情的發生可能與上午時自己內心對跪誦地藏經時的疼痛心態變化有直接關係。

 

 

修學佛法的緣起


通過這次山西小院的打七修學,我已經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對佛法以及心態方面的變化,相信在修佛旅程中,這次的打七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就如標題所言--真學佛、新起點。其實應該說在來山西小院之前,自己已經入了佛門,所以才有了到山西小院進行真學、實幹的機緣。那麼我當初是怎麼入的佛門以及入了佛門後是怎麼修學的呢,這裡將給出答案。


我本來就是一個愛好特別廣泛的人:哲學、地理、歷史、旅遊、體育、文學等等,在每個領域都想有所涉獵,但不喜歡數理化。而佛法開始我是歸在文學類的,我早期對佛法的認識是感覺佛法博大精深,我想等我以後有時間了,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是作為一門學問來研究。但卻沒有想到我入了佛門,而且開始依法修學。


真正引我入佛門的是我的同學劉居士,他皈依後曾給我兩本書和一張光盤:一本書就是《地藏菩薩本願經》,另一本是邵偉華著的《三世因果文》,那張光盤是各種佛法方面的資料,其中就有山西小院誦經治病的視頻文件,但是我現在記不清這到底是什麼時間了,不過肯定是發生在2007年上半年之前的事情。因為我對邵偉華很熟悉,所以很快就把《三世因果文》看完了,但對《地藏菩薩本願經》和那張光盤卻遲遲沒有去看,緣於當時有種「不想看、不願意看」 的心理。


而我真正開始誦《地藏菩薩本願經》是在那段婚外感情結束之後的2007年10月,記得當時在理智層面自己已經把這件事處理完了,但在感情層面上卻並不能接受這個兩人分開的事實,我一直想弄明白我的生活中為什麼會出現她,為什麼她要打破我原本平靜的生活?我就向我的同學咨詢,他給我推薦了《玉琳國師》這部影視作品,通過這部作品我開始對佛法有了初步的認識,也明白了因果的道理:我現在和她之間的這個果,肯定是前世的因造成的,至於是什麼因,我就沒有再去追尋:既使我知道了這個具體的因又能怎麼樣呢,反而可能增加另外的煩惱。這時我才開始翻開《地藏菩薩本願經》進行誦讀。


如果說把觀看《玉琳國師》和開始讀誦《地藏菩薩本願經》算作入佛門的話,那麼入佛門後,自己並沒有把太多的時間、精力放在誦經和修學上,只是在時間比較充裕了才誦上幾品,那時很少有一次把《地藏菩薩本願經》誦完的情況。但是即便是這種狀態誦經,我還是感覺自己已經受益了。當時我是做信息系統項目監理工作的(與建築行業的監理工作性質一樣),而這個行業對人的要求很高:既要懂技術,又要懂項目管理,但收入太少,我一直想脫離這個行業,甚至把脫離這個行業作為2007年最重要的目標。在2007年12月中旬,我接到了我原來服務過的公司領導的電話,說公司設立了質量控制部,想找一位合適的人選出任部門經理,問我有沒有興趣,啊,機會就這麼來了,經過與公司領導的交流,最終確定換工作。這樣,自己在2007年的最大願望在接近年底的時候實現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地藏王菩薩。我於2008年1月2日起開始到新單位工作。


雖然到新單位上班了,但原來單位的工作順利交接是另外一個比較難以解決的問題:我當時擔任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機房改造項目的總監理工程師,而且在合同中清楚的標明:如果中途更換總監理工程師要罰10000元錢。怎麼才能順利交接,而又避免被罰款呢?是我比較苦惱的問題。但又一個機會來了:2008年1月6日,這個項目的乙方在施工時,用電不慎,引起火災,對國際廣播電台的正常業務造成了很大影響,這起事故,無論是對國際廣播電台,還是對我原來的那家單位都有很大的負面影響,但卻成了我全身而退的最好機會:這個總監理工程師工作不行啊,所以應該換一個。於是在快速、有效的處理了這起事故後,我建議原來的單位向國際廣播電台提出更換總監理工程師的申請,有了這起事故,這申請的結果是可想而知的,這樣,我就順利的把原來的工作全部交了出去,放心的到當前的這家公司上班了。我想能如此順利把原來單位的工作交出去,也是與佛菩薩的加持有很大的關係的(我想要什麼就會有什麼,難道這不是佛菩薩的加持嗎?)。


工作雖說是順利的,但在修學佛法方面,卻是極不精進,誦《地藏菩薩本願經》也是有一打無一打在進行,有時隔幾天才誦上一品、兩品,有時好長時間都不誦,從去年的10月到今年的10月一年間,我估計誦經的部數肯定比這次打七時誦的49部要少很多,說起來真是汗顏。


直到今年的10月下旬,我拿著打印出來的近期的血糖測試表找到近一年來一直給我看病的專家進行診斷,她一看這些測試指標值,馬上根據這指標起伏太大,判斷情況比較嚴重,當時就要求我住院治療,並且當時就開下了住院的各種說明單,這是確實是我沒有想到的。晚飯後在散步時,偶遇我的同學劉居士,談起了我的身體的狀況,我給他說了醫生要求住院的事情,劉居士就說,你還是去山西小院打個七吧,效果會很好的,當時提示我看一下給我的那張光盤上有關於山西小院治病資料,這時我突然想起來,那張光盤上確實有山西小院治病,但說實在的,我真沒有看過。


但我想,如果打七的話,具體怎麼操作呢?如怎麼報名、具體做什麼等等,還是上網搜一下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答案。回到家,上網搜索,馬上找到了山西小院的網站,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地藏王菩薩,這個網站使另一個嶄新的世界展現在我的眼前:有這麼多好東西啊!有打七報名的通知、有打七的手冊、有打七日記、有學習的各種資源,這簡直就是一個寶藏啊!


我如饑似渴的在山西小院的網站吸收著營養,而且開始規範自己的修學行為,知道了戒殺吃素的原因,當時雖然沒有完全不吃肉,但卻是看到肉心裡產生不舒服的感覺;知道了拜懺的重要性,開始了拜懺,改變了自己原來的誦經回向,改變了放生行為等等;也就是說我從10月下旬就開始從山西小院受益了。我想這緣於山西小院網站的資料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看完後馬上就知道怎麼做的緣故吧。


但當時在做公司第三季度的績效考核數據準備工作,所以實在抽不出時間去山西小院打七。直到11月下旬,第三季度的績效考核工作做完了,我想不能再耽誤了,工作是幹不完的,而且還有信息系統審計師的考試要在12月13日進行,如果照這樣下去打七就要拖到明年了,我怎麼能拖得起呢,但要分清什麼是最重要的,於是把12月13日的考試推遲到了2009年,這樣就報了名參加第44期的打七,一切都很順利,包括向公司請假(當然沒有說去打七,只是說回老家參加表弟的婚禮並辦其他事),這算是打了妄語,祈請佛菩薩理解弟子。


臨行前,我愛人也是不放心:可別受騙了。我當時對她說了這麼一句話:我相信山西小院是當前社會最和諧的地方,如果這個地方不和諧,那就再也找不到和諧的地方了。其實我也不知道當時我的這個信心來源於什麼地方,但是我真的就是相信這一點。現在事實已經證明了我的說法。


這樣,我就來到了山西小院,來到了這個真修、實幹的淨土。進行了為期七天的修學佛法的強化訓練。

 

 

思想、認識方面的提升


本次打七,不但使自己在身心上受益頗豐,而且在對佛法的認識及思想方面也有了進一步的提高。


首先,我認為地藏經不但是一部孝經,而且是一部日常生活中的平安經、安全經,是規範我們日常生活的標準和指南。從這部經的經文中,大家就可以看到,有那麼多的類似:「常得百千鬼神,日夜衛護,不令惡事,輒聞其耳,何況親受諸橫」句子,這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其次,原來眼前平面的世界變成了現在立體的多維空間。在原來自己的眼中只有我們現在生活的這一個世界,一個空間,這個世界是平的,而通過本次修學佛法後,現在呈現在自己眼前的已經是多維、多層次的立體空間了,向下有地獄、向上有西方淨土等諸世界。


還有一個認識就是山西小院的六部曲修學方法是一個系統的修學方法,通過這六部曲把修學佛法和我們日常的生活緊密地聯繫了起來,使修學佛法融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這樣就使「修學即生活、生活即修學」成為了可能,是修學佛法和日常生活成為有機的整體最好詮釋。

 

 

打七後修學的點點滴滴


思維可以指導人的行為,思想、認識的提升也帶來了生活、修學方面的變化,現在就來說一下從山西小院打七回來後,我是怎麼進行真修、實幹的。


按照冉居士的要求,從12月8日起到12月28日三周時間裡,基本做到了平均每天誦三部地藏經、拜三次懺(一般情況下每天會有一或兩次誦《禮佛大懺悔文》)三周的時間誦了63部經,一部都沒有少;為他人著想基本也做到了;從山西小院回來後,就再也沒有吃過肉,已經完全吃素食了。


不過,這中間也遇到了一些困難和問題,也曾經懈怠過,也曾經想偷一下懶,那麼這些困難和問題到底是什麼?而我又是怎麼解決的呢?


首先就是時間問題,每天誦三部經、拜三次懺正常情況下需要4個多小時,這對一個正常工作的人來說是有相當難度的:從哪兒能擠出這四個半小時呢?我主要從以下三個地方擠出時間:一、縮短睡覺、休息的時間。原來在冬天我一般要到將近早晨7點鐘才能起床,但是現在為了誦經、拜懺,在五點一刻就起床了,這樣在早晨就可以完成一個懺、一部經;二、減少看電視的時間,現在除了吃晚飯時順便看一下電視,其他時間基本上就不再看電視了,這些時間可以用來拜懺和誦經;三、減少上網時間,原來早晨到公司後、中午休息時經常上網看一些新聞等信息,現在是先誦一遍《禮佛大懺悔文》後,再瀏覽一下新聞。通過這三點,就可以擠出誦經的時間。


當然,也有意外的情況發生,在12月13日-19日這一周的時間裡,公司決定申請高新技術企業資質,由我負責的質量控制部牽頭組織準備材料,而19日是提交申請材料的最後一天,所以也只有一周的準備時間。所以在這一周裡是忙壞了,週二、三、四連續三天晚上加班,週三晚上更是工作了一個通宵,這三天確實沒能保證三部經,三天時間只誦了四品經。直到12月20、21日週六、日兩天,才把這沒有誦的經、沒有拜的懺補上:週六誦了九部經,週日誦了六部經。在加班時我當時想能誦多少就誦多少,誦不了一部就誦幾品或只誦幾句也要誦。


在這三周的時間裡,除了有上述的時間不能保證的情況外,還有就是自己思想上懈怠,有時真的不願意誦經了,這時我就會想:地藏菩薩發了那麼大的願來救拔有罪的眾生,而我怎麼連誦兩部經都不願意呢,想到這些時就會把經誦下去。除了思想上的懈怠外,另外就是真的很累,累得不想再誦經了,這時就用《懺悔歌》中的「不管身心有多疲憊,求生淨土願不退」、「我今皆懺悔,念佛不怕累」等歌詞來激勵自己繼續誦經。

 

 

對每天三部經、三個懺的討論和認識


針對每天三部經、三個懺的量是否大的問題,曾經和我的同學劉居士、我愛人討論過,他們都認為是比較大的,只要心誠,不誦三部經也是可以的。但是對此我是這麼看的:冉居士提出讓大家誦三部經、拜三次懺,肯定自有她的道理。我想學佛、修佛不是做生意,所以不能討價還價、不能打折扣,要老老實實的去做、去完成。劉居士最後認為我說的是有道理的。


每當誦經、拜懺出現想「偷工減料」的想法時,我就馬上會想到這「修佛不能打折扣」的這句話,而不敢去有絲毫的懈怠了,就會去老老實實的去誦、去拜。


現在雖然已經從山西小院回來三周多了,但是在山西小院裡學到的修學方法、對佛菩薩堅定的信心已經深入我心,我會一直按照此修學下去:遠航的風帆已經在山西小院張開,他必能駛向心中的彼岸,我堅信。


如果說劉居士把我引入了佛門,那麼山西小院使我真正開始了真的修學佛法,就像標題所言:真學佛、新起點,現在的修學佛法已經完全改變了我之前的那種不精進的狀態,現在是每天踏踏實實的誦經、老老實實的拜懺,是真正的真修、實幹了,所以這確實是真的在學佛,而這始於山西小院的打七。

 

 

這篇日記寫到這裡基本結束了,我知道本次寫得過於平淡,但確是真情實感的如實記錄。不當之處還望各位同修多多見諒。


在此,我真誠的感恩佛菩薩給了我一次悔過、重新生活的機會;感恩山西小院給我們提供了這麼好的修學平台;感恩冉居士的敦敦教誨,使自己有了很大的提高;我感恩做義工的每一位居士,我感恩每一位同修,我會記住與大家在一起生活、和諧相處的日日夜夜!

 

 

北京 呂立清(男 38歲)


2008年12月31日


 






  
             嗡嘛呢 唄咩吽        
頂部



本站資源,歡迎引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彌陀山莊 - 專門弘揚彌陀淨土法門 - Archiver - WAP